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8【理智】
    PLC首次出现于1969年的美国,70年代开始流行,但受限于落后的计算机技术,并未完全成为西方企业生产的主流。到了80年代,PLC随着计算机技术迅猛发展,传统的继电器控制被欧美企业彻底淘汰。

    事实上,传统的继电器控制生产线,也可以实现“自动化”。但每次需要调整生产任务时,传统的自动化生产线都要重做整个系统,费时又费力。而且,继电器还经常接触不良、容易磨损、体积过大,重重缺点造成可靠性低、成本升高、不易检修等问题。

    90年代中期,大部分中国企业都在采用传统的继电器控制生产线。即便有PLC,也是70年代的初级版,反正能用就行,费时费力费钱什么的都可以克服。

    但对于宋维扬来说,不更新换代不行啊。

    人家娃哈哈拿到4500万美元的资金,今年就在搞技术换代了,喜丰怎么能够落于人后?

    当然,全面升级换代是不可能的,喜丰如今在全国有20多家分厂,耗费资金太多了!宋维扬只准备升级其中的五家,地点分别在总部(西南)、盛海(华东)、花都(华南)、鲁省(华北)、陕省(西北),以这五家工厂来辐射全国。

    不仅如此,宋维扬还打算借此机会,升级喜丰公司的管理系统。

    即在完成PLC生产线改造之后,通过计算机和内部网络,实现采购、生产、财务、成本、销售、技术的一体化,即MRP-Ⅱ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模式,可有计划的利用各种资源,控制资金,缩短生产周期,降低成本,实现企业的整体优化。

    这种管理模式属于傻瓜式管理,可以把管理人员从复杂琐碎的事务中解脱出来,把精力放在提高管理水平上,去处理管理当中遇到的实质性问题。

    前提是,要用到计算机和网络技术,PLC生产线也属于标配。

    当宋维扬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雅克非常惊讶,因为MRP-Ⅱ管理模式属于80年代末提出的理论,至今也只有部分欧美企业在探索使用,远远还没有达到运用完善的阶段。

    宋维扬也用不着太过完善的系统,因为中国饮料市场属于开拓期,管理系统省下来的时间和成本,总的看来微乎其微。但是,必须先搭好框架,让高层和中层管理人员慢慢熟悉这种操作,等再过几年,就能爆发出巨大的威力。

    多了一层任务,雅克自己搞不定,只能建议再请一个欧美的计算机专家。

    宋维扬才懒得花那冤枉钱,他准备在总部工厂的技术改造完成后,请几个国内程序员来编写一套系统。不需要一步到位,慢慢实践发展即可,反正现在也不急着用。

    ……

    “小林,要多吃肉,你太瘦了。”郭晓兰不停地往林卓韵碗里夹菜。

    “够了,够了,”林卓韵挤出笑容说,“谢谢阿姨!其实我不瘦,90多斤呢,就是不太喜欢吃油腻的东西而已。”

    郭晓兰道:“你身高有1米7吧,90多斤还不瘦?至少也要110斤才正常。这红烧肉不油,你看着肥肉多,其实肥腻味道早就被煮跑了。”

    “那……那我再吃点。”林卓韵硬着头皮往下吞。

    宋维扬不愿见她为难,伸筷子去抢林卓韵碗里的肉,开玩笑道:“妈,这儿媳妇还没过门,你就把儿子给忘了?”

    “你说什么呢?谁要嫁给你了!”林卓韵脸红道。

    蔡芳华在旁边取笑:“林姑娘,扬扬这是在护着你,怕你吃不了这么多,对你多好啊!”

    林卓韵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嫂子,小超该读幼儿园了吧?”

    “明年就送他去幼儿园。”蔡芳华说。

    郭晓兰突然问:“小林准备读研究生?”

    “嗯,已经考上了,下半年正式开学。”林卓韵道。

    郭晓兰问:“研究生可以结婚不?要是不能结婚,那还得等好几年。”

    林卓韵非常尴尬地回答:“原则上,本科生都可以结婚,但必须向学校打申请,学校批准了就可以结婚。”

    “那就好。”郭晓兰笑道。

    林卓韵已经来容平好几天了,一直住在酒店里,但偶尔会跟宋维扬一起回家吃饭。

    经过一番了解考察,郭晓兰对儿子的女朋友非常满意,然后各种旁敲侧击的怂恿两人结婚。

    “喀!”

    外面响起钥匙开门声,宋其志进屋换鞋,蔡芳华立即过去帮着拿公文包:“今天又这么晚啊?”

    “刚刚把啤酒厂收购下来,一堆破事,累死我了,”宋其志走到饭厅,笑道,“哟,小林也在啊。”

    “大哥!”林卓韵起身问候。

    “快坐下吃饭,别管我。”宋其志洗手之后也上桌了。

    蔡芳华抱怨道:“都是老板,怎么你整天累得死去活来,小弟却那么轻松?你要多学学!”

    宋其志估计饿坏了,捧着碗大刨大嚼,囫囵着说:“扬扬那是甩手掌柜,我学不来。真把酒厂甩给谁干,顶多三五个月就要翻天,厂子里的破事儿太多了!”

    宋维扬道:“每个企业家都有自己的风格,我那套肯定不适合大哥。”

    “我就是天生劳碌命!”宋其志自嘲道。

    “不过该放手时就要放手,以后仙酒集团越做越大,很多事你根本没法亲自去管。”宋维扬劝道。

    宋其志说:“我明白,到时候再说吧。反正再过两年,爸也该出来了,到时候让他来掌舵。”

    郭晓兰道:“没必要什么事都让你爸来做,你该自己把企业撑起来。”

    宋其志抱怨道:“朱叔叔前段时间不是出狱了吗?他是酒厂元老,爸还做主给了他股份。嘿,现在倒好,他处处倚老卖老,什么事情都要指手画脚的。我又不好跟他闹翻,只能这么安抚着,等爸出狱了再解决。”

    “这事你不早说?”

    郭晓兰砰的一拍桌子:“他朱老四现在还长能耐了!以前你爸说一,他就不敢说二,这是欺负你年轻呢!”

    “算了,我不跟他计较,毕竟他跟着爸坐了两年多牢。小事就让他蹦跶吧,大事我肯定不会听他的。”宋其志道。

    “不是大事小事的问题,是有理没理的问题,”郭晓兰气呼呼道,“他要是再瞎闹,你跟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他!”

    宋维扬建议道:“根据这人的特点,安排给他最合适的职务,这样就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他在这个职务上混得如鱼得水,工作优秀,尽展所长,他心里也会对你产生感激之情,什么矛盾都可以迎刃而解;第二,他在这个职务上中饱私囊,任人唯亲,胡搞瞎搞。那就让他乱搞一段时间,把影响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然后找个致命的时机,直接把他给踢出公司。他要是赖着不走,就报警,再把他送进监狱关几年,并趁机收回他手里的股权。”

    此言一出,包括林卓韵在内,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宋维扬。

    “觉得我太狠心?”宋维扬笑问。

    林卓韵笑道:“不是狠心,是有点……阴险。”

    宋其志说:“朱叔叔是爸的老伙计,功劳苦劳都有,还进监狱遭罪了,没必要搞得那么僵吧?”

    宋维扬说:“功劳苦劳的问题,我们分给他股份,又让他出狱后重新回公司任职,这就相当于把情分还清了,谁也不欠谁的。我建议给他安排要职,这也是信任他,他做得好自然是皆大欢喜,该升职时升职,该加薪时加薪,甚至给他增加股权都行。如果他自己作死,那怨得了谁?都是自找的!”

    “听你这么一讲,倒也说得过去。”林卓韵认真道。

    郭晓兰拍板道:“就按扬扬说的办,谁也不欠谁的。其志,这才是做大事的人,不要婆婆妈妈,跟你弟多学着点。”

    “唉!”

    宋其志一声叹息,他更多的时候注重义气和感情,还真不能像宋维扬这么绝对理智。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