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7【马氏黄埔第二期】
    马小云已经把中国黄页卖给临州电信局,套现赚了一笔。樊馨曼给他拍的纪录片《书生马小云》,也在中央台播放,瞬间名气大涨,由此打入京城的机关部门圈子。

    樊馨曼因为要制作《东方时空·百姓故事》栏目,经常全中国到处跑。此时再度南下盛海,拍完节目,立即联系宋维扬。

    “樊小姐请坐!”宋维扬招呼道。

    樊馨曼扫视店面,问道:“这就是你的咖啡厅?”

    宋维扬道:“对,第一次跟马小云见面的时候,咖啡厅还在装修。”

    两人寒暄几句,樊馨曼一边放糖,一边打量宋维扬说:“你跟我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宋维扬问。

    “太帅了。”樊馨曼道。

    “哈哈,帅不好吗?”宋维扬笑问。

    樊馨曼说:“我更关注一个人的才华和能力,相貌反在其次。你长得这么帅,有点喧宾夺主了,可能会掩饰你的才华。”

    宋维扬道:“不可否认,你很会夸人,夸得清新脱俗。”

    “听了奉承话,你感觉怎样?”樊馨曼笑道。

    “当然是很爽啊,我不介意再听几句。”宋维扬说。

    “哈哈哈哈!”

    樊馨曼笑得花枝乱斗:“你很有趣,比马小云还有趣。”

    宋维扬说:“感谢你帮忙宣传《未来属于中国》。”

    “那本书值得宣传,就算没我也能热销,我不敢居功。”樊馨曼道。

    “至少,你那篇文章,让我的书更快出名。”宋维扬道。

    樊馨曼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本书:“说起书,这是我的诗集。自费出版的,没什么名气,请宋先生雅正一下。”

    “不敢当,一定拜读。”宋维扬说。

    樊馨曼绝对是个才女,刘亦菲版《神雕侠侣》主题曲就是她填词的。她还写散文,拍电影,拍纪录片,做电视编导,《感动中国》便是她的电视栏目代表作。但她也被喷得很惨,因为她捧出了两个大神棍,受骗者无数。

    严格说起来,吹捧胡神医和李道长的记者很多,但谁让樊馨曼是最出名那个呢,她不背锅谁背锅?

    “我给马小云拍的纪录片前不久播出了,反响很不错,”樊馨曼说到正题,“要不,我给你也拍个纪录片?保证在中央台播出。”

    “别,做人还是低调点好。”宋维扬连忙说。

    “你又是搞企业又是出书,这还低调?”樊馨曼笑道。

    宋维扬道:“做事高调,做人低调。”

    樊馨曼说:“这是中庸思想,宋先生信奉儒家哲学?”

    “也是道家的主张。”宋维扬说。

    “你不觉得中庸思想太老气了吗?缺乏进取心。”樊馨曼道。

    宋维扬神叨叨地说:“中庸不是平庸,更不是唯唯诺诺的做老好人。中庸思想的核心基础是天人合一,《礼记·中庸》讲‘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君子守中庸之道,则与天地合一,世间万物皆为我用。”

    “哈哈哈,我感觉自己在跟一个老夫子说话,”樊馨曼笑道,笑完又说,“不过蛮有意思的,我喜欢跟有学问的人交朋友。”

    宋维扬看看时间:“真是抱歉,我还有点事情,要不改天再聊吧。或者你在咖啡厅里上会儿网,我女朋友参加研究生面试去了,很快就能回来,到时你们俩先聊着。”

    “是我来得太急了,都没提前说一声,”樊馨曼问,“你去上课吗?”

    宋维扬说:“给别人上课。”

    “你不是学生吗?”樊馨曼惊讶道。

    “复旦管理学院特聘我为MBA课程讲师,我也不好拒绝,就答应了。”宋维扬说。

    樊馨曼道:“MAB是什么?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我可不可以去旁听?”

    “当然可以。”宋维扬道。

    这女人还有个身份是记者,而且是浪漫主义幻想型记者。只要是她喜爱的人或事,也不仔细调查,听风就是雨,极尽吹捧之能事,抢劫犯都能被她塑造成真善美的化身。

    作为一个记者,极不合格,基本的职业素养都没有。

    但就跟揭露黑暗的报道人们爱看一样,她的作品也很受欢迎,励志、崇高、完美、感动、煽情……多少人看《感动中国》的时候热泪盈眶。

    好吧,就是逮着一个人物使劲儿吹捧。樊馨曼刚吹完马小云,现在又准备吹一吹宋维扬。

    两人来到复旦MBA班,樊馨曼惊讶的发现,班上的学生很少,只有20人左右。而且那些学生年龄也大,至少也有二十五六岁,甚至三十多岁的都不少。

    “这是博士班?”樊馨曼问。

    “硕士班,”宋维扬解释说,“MBA的招生条件,是要有两年以上的企业工作经验,这些学生都是留职在读的国企干部。”

    “原来如此,很高端啊。”樊馨曼突然找到一个报道点,就算不写宋维扬,也可以报道这些MBA班学生。

    说是国企干部,其实中层管理人员都很罕见,大部分是工作了几年的小年轻。他们不愿在国企养老,于是咬牙考进MBA班,学成之后,少部分回原单位升职加薪,大部分都选择投奔外企拿高薪。

    至于教育部明年要搞的那个国企管理人员MBA项目,主要针对高层和中层管理者,如此则可学以致用,又能避免MBA人才的流失。

    宋维扬往教室里扫了一眼,非常失望,没有他印象中的杰出人才。

    这19个MBA班学生当中,宋维扬只认出一个,上辈子打过几回交道,红星美凯龙的发展中心总经理而已,勉勉强强也算是大企业高管吧。

    宋维扬这人吧,无利不起早。他答应来给MBA班授课,无非是想打造自己的人才培养基地,碰到顺眼的学生就招进公司里面。当然,得先敲打敲打,不然一个个都心高气傲。

    “哟,又来两个同学。插班生吧?”

    “肯定是管理学院来旁听的硕士生。”

    “不错,帅哥美女,挺养眼的。”

    “你去约约,叫那个美女晚上唱卡拉OK。”

    “……”

    有两三个学生流里流气,不用猜,肯定是家里有关系跑来镀金的。如今MBA属于自主招生,操作空间太大,阿猫阿狗都能混进来。

    “你们什么眼神?那是喜丰的老总宋维扬!”

    “真是他,这堂课有意思了。”

    此时复旦MBA课程是三年制,跟其他研究生没啥区别。不过这些人都有工作,甚至是有家庭孩子,基本不住校,上完课就走,能有几个认出宋维扬已经很难得了。

    在众人的注视当中,樊馨曼找个座位坐下,宋维扬却直接走向讲台。

    “啪!”

    宋维扬一拍粉笔刷,教室内顿时安静下来。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宋维扬,喜丰公司董事长,”宋维扬说,“我年纪比你们小,要是觉得我没资格站在讲台上,那就请直接出去,不会扣你们的出勤分。而且,我上课的内容不会考试,每个月只有两节,讲什么全凭我心意,你们爱听不听。”

    得,这老师有个性,上来就把学生往外赶。

    没人离开,就连那几个镀金的公子哥都留下来了。复旦MBA班每年招生很少,竞争激烈,即便走关系进来的也不是草包,至少基础文化课要过得去。

    “废话不多说,”宋维扬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今天我们讲的是‘企业家精神’!”

    马氏黄埔第二期,正式开课。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