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9【陈桃的小算盘】
    “哟,桃子回来啦!”

    “四爷,过年好。”

    “桃子越来越洋气了。”

    “大姨好!”

    “……”

    农村基本上都沾亲带故的,真要论起来,怎么也能找到七弯八拐的亲戚关系。

    陈桃坐着轿车回到村里,一路上都有人打招呼,她也不得不让小张停车问候。偶尔遇到小孩,还得掏些零食出来,结果跟在车屁股后面的孩子越来越多。

    村里的学校已经翻修过,安上窗玻璃,多了两个篮球架,课桌板凳也是新的。

    车子就停在学校操场里,小张帮着搬年货,陈国良和陈实听到声响也连忙跑来搭手。

    “你这孩子,家里又不缺东西,买这么多回来做啥?”陈国良一边笑一边埋怨。

    陈桃拎着两双鞋子问:“爸,妈的身体还好吧?”

    “你妈那个是富贵病,要吃好喝好,还不能累着,”陈国良笑着说,“调养了一年,现在好多了,可以下地随便走动。”

    “那就好,”陈桃走到自家院坝里,突然看到厨房的木门有个大洞,回头问道,“这门怎么了?”

    陈实说:“招贼了。”

    陈桃问:“人没事吧?”

    “那些贼也太坏了,”陈实咬牙切齿道,“我回家半个月,贼就来了两次。第一次把咱家的狗药死了,还把厨房门锁撬开,幸好爸听到响动把他们吓跑。没几天贼又来了,厨房门换了暗锁他们撬不开,居然把门凿个洞伸手进去开锁拔插销。他们想去客厅偷电视机,没偷成,就顺手偷走了五只鸡和几捆香肠腊肉。”

    “爸,咱家经常遭贼?”陈桃担忧道。

    陈国良安慰道:“一年也就几回,没你弟弟说得那么吓人,主要是快过年了贼多。”

    “还不吓人?”陈实郁闷道,“方圆20里地,就咱们家最有钱,那些贼指着咱们家偷!”

    陈国良道:“没事儿,开年我再养几条狗看门。”

    “爸,要不搬去容平住吧。”陈桃不怕贼偷,顶多损失电视机、电冰箱,就怕遇到狠的直接入室抢劫。

    陈国良连连摇头:“我不走,我一走学校就散了。去年分配来的那个老师,三个月不到又跑了,娃娃们全指望着我上课。”

    陈桃默然无语。

    陈国良又抱怨道:“唉,现在辍学的孩子越来越多了。县里、乡里要收什么教育附加费,一学期就是100多,农民都快供不起娃娃读书了!”

    陈实骂道:“都是贪官污吏乱来!我在学校专门查过政策,中央早就规定了,三提五统不能超过农民人均年收入的5%,地方上明摆着违反中央政策!那个教育附加费也是乱收的,反正就是想从农民口袋里抠钱。”

    陈桃在城市里待久了,再回到农村,宛若进入另一个世界。父亲和弟弟不停抱怨,她只能笑着附和,偶尔说几句安慰话。

    1995年的中国经济飞速发展,而农民的日子却越过越艰难。

    乱收费、乱摊派、乱罚款,统称“农村三乱”,全国皆然,不是一县一地的问题。至于原因,不便细说,我们只需知道,九亿农民正在给中国的崛起持续输血。

    把年货都搬进屋,陈实突然说:“姐,我不想教书了,很没意思。”

    “胡说八道,”陈国良怒道,“好好的中专老师你不当,你翅膀长硬了想飞啊!”

    陈桃冲弟弟悄摸眨眼,陈实立即闭嘴。

    春节期间,陈桃走了好几户亲戚,她发现全都欠着自家的钱。而其他村民家里,除了有外出打工的,其余都过得很糟糕,甚至连年货都置办不起——家里有钱,全是白条。

    农民辛辛苦苦种粮食,除了缴税以外,还要平价卖给政府,交粮之后不够吃,就只能高价从市场上买,这叫“逆价粮”。即便如此,卖平价粮给地方政府的时候,也往往拿不到钱,只能拿到一张张白条。

    陈桃感觉很难受,儿女私情暂时放到一边,跑镇上给宋维扬打电话说:“我想帮帮村里。”

    “什么情况?”宋维扬问。

    陈桃简单说了个大概:“我觉得吧,咱们的可乐越卖越好,对白芍等药材原料的需求也增多了。最近两年中药材价格涨得快,不如咱们自己种植自己收购,在村里建造药材基地。我们这里的环境肯定没问题,山里本来就有很多野生药材。”

    “可以,你回公司具体商量吧。”宋维扬说。

    晚上,陈桃把弟弟叫到房里说话:“你想不想带领村民致富?”

    “怎么致富?”陈实问。

    “种经济作物。”陈桃说。

    “那不是致富,那是坑人!”陈实激动道,“隔壁那个乡被政府划为种烟区,费工又费力,上税31%不说,还必须卖给烟站,价钱又低还打白条。好多农民不愿种,悄悄种玉米,结果被拔了玉米苗强制种烟。现在谁敢说种经济作物,保准被人打一顿!”

    陈桃解释道:“我们不种烟,种药材,直接卖给喜丰公司的原浆加工厂。”

    陈实问:“农民能拿到钱?”

    “肯定不会打白条,”陈桃说,“我们打算在山里搞药材基地,你读过中专,这边你负责。”

    “我负责?我也不懂药材种植啊。”陈实说。

    “你来当村长。”陈桃道。

    陈桃聪明着呢,已经学会了如何解决问题,她这个计划好处多多。

    第一,带领村民致富。

    第二,把村邻乡亲捆绑为一个利益体,提升陈家在本地的威望,以后小偷就不敢上门了,分分钟被村民打死的节奏。

    第三,给弟弟找条出路,只要药材基地能做大,陈实肯定成为村里的土皇帝。

    如此,就把今年回家遇到的难题完美搞定。

    陈桃去年到华西村参观过,那家伙,好多农民家里都有小轿车。她不指望自家的村子开小轿车,能开上拖拉机就行,这里将是她的根据地。

    所以说,宋维扬的担忧是对的,这姑娘野心大着呢。

    她不仅在公司左右逢源,培养了几个嫡系,还想着建药材基地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人心会变,如果宋维扬和陈桃结婚,保不齐哪天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闹离婚能把公司闹得元气大伤。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