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8【挑明话题】
    腊月二十八。

    刘永浩已经走了,宋其志还在金牛宾馆跟酒企老总们交流。虽然彼此属于竞争关系,但面对即将迎来的白酒行业寒冬,大家很有必要弄一套章程,避免在恶性竞争当中无意义的消耗。

    甚至,大家还可以有限度合作,一起对付省外的同行。

    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杏花村汾酒,在两年前,这个品牌还是行业霸主。而在80年代末,汾酒甚至占到中国名酒年产量的一半,超级超级恐怖的存在。

    其次是茅台和孔府家酒,孔府家酒的扩张速度很快,茅台则只有一个字:稳!

    这十多年来,不管大环境怎么变化,茅台都在稳步发展,销量从前十蹿到前五,甚至有进入前三的征兆。而从高档酒的价格来看,茅台一直都是前三,口碑也是杠杠的。

    酒企老总们讨论了整整三天,决定在元宵节过后召开全省酒业大会,把这次没来的全兴大曲、沱牌曲酒、绵竹大曲、江津老白干等企业也叫上。

    金牛宾馆的花园中。

    宋维扬正坐在池边上散心,池内荷花已经枯萎,却有不少锦鲤在游动。

    一把吃食撒下去,鱼儿踊跃争抢,红澄澄的煞是好看。

    陈桃全身捂得严严实实,曼妙的身材被彻底遮住,但一张俏脸被冻得发红,平添了几分妩媚。她洒出手里最后的鱼食,拍拍残渣说:“我要回家了。”

    “让小张(司机)送你回去。”宋维扬道。

    陈桃笑着说:“车还是你们开回去吧,我坐火车就行。”

    “不行,你们那边的山区太偏僻了,很危险,”宋维扬说,“让小张送你回去,他就住村里,过年之后再把你接回来。”

    陈桃白了他一眼:“人家小张不回家过春节的啊?”

    宋维扬道:“我给他开五倍工资。”

    “这样吧,我自己开车,把蓉城销售分公司的车开回家。”陈桃道。

    “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宋维扬说,“现在社会治安又乱起来了,你又是老家出了名的富婆,很容易被歹徒盯上。”

    陈桃呵手取暖,突然笑道:“这么关心我?”

    “你是公司的干将嘛,我当然关心。”宋维扬道。

    “切,原来我们只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陈桃嘀咕道。

    宋维扬笑着说:“当然还是好朋友啊。”

    陈桃撇撇嘴,有些郁闷,把一块小石子踢进荷池:“你妈都快成媒婆了,给杨信做媒还不满意,前阵子又张罗着给我做媒。”

    “哈哈。”宋维扬尴尬一笑。

    “我还真约出来见了两个,”陈桃笑容古怪道,“一个是前年分配到市委的大学生,能力很不错,马上就要调去县里当副局长了,可惜长得有点过于普通。另一个是锅炉厂(央企)的技术骨干,挺帅的,人品也好,就是太内向,我聊十句,他才说一句。”

    宋维扬安慰道:“如果不喜欢,那就别将就。”

    “你真不懂我说什么?”陈桃皱眉道。

    此话一出,瞬间冷场,气氛十分尴尬。

    陈桃终于忍不住,把话题给挑明了。

    “呃,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你认识。”宋维扬决定说清楚,总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那个林老师?”陈桃一猜就中,失落万分。

    宋维扬说:“对,她也在盛海。”

    “近水楼台先得月啊。”陈桃冷笑,带了点嘲讽的语气。

    说实话,宋维扬不是那种忠贞不二的男人,他上辈子就养过小情人。但是,陈桃绝对不可以,因为兔子不吃窝边草,公私混杂的后果很严重,到时候搞得大家都很难做。

    宋维扬苦笑道:“你为什么就认准我了呢?”

    “你觉得呢?”陈桃笑了笑,说得更直接,“反正到目前为止,我还没遇到比你优秀的男人。”

    “那就慢慢找吧。”宋维扬硬着心肠说。

    “好呀,”陈桃似乎情绪没受影响,问道,“那你为什么不选我?因为我的学历没林老师高?”

    “不是这个,”宋维扬道,“因为你是喜丰的股东,我们是合伙人。”

    “我明白了。”陈桃有些无语。

    想当初,陈桃在深城走投无路,是宋维扬突然出现,给她买鞋穿,给她地方住,带着她一起搞诈骗。那种印象太深刻了,冲击力十足,即便宋维扬长相普普通通,她估计都会倾心爱慕,更何况这位马博士还是大帅哥。

    这两年,陈桃旁敲侧击表达感情无数次,宋维扬都装傻拌糊涂,想让她知难而退。对此陈桃也很清楚,甚至答应去相亲,但见到其他男人,总是忍不住拿来跟宋维扬比较。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被马博士全面碾压。

    所以陈桃不甘心啊,老娘好不容易遇到个奇男子,为什么要选那些渣渣?

    现在陈桃更不甘心,原来不是她不够优秀,而是宋维扬不想吃窝边草。这什么奇葩理由?简直扯淡!

    “只要你还没结婚,我是不会放弃的。”陈桃说得斩钉截铁,完全不觉得尴尬,颇有些江湖儿女的习气。

    宋维扬无语道:“何必呢?这样怪别扭的,以后都不好相处了。”

    陈桃说:“因为你不选我的理由太鬼扯。”

    宋维扬道:“那就敞开了说吧,我骨子里是个大男子主义者,不喜欢女人指手画脚。喜丰公司我打算当主业经营,不能掺杂任何个人感情,即便哪天我妈、我哥跟我意见分歧,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们走人,最多只保留部分股权。而夫妻之间关系更复杂,你很有潜力和主见,而且还是喜丰的股东,以后我们发生无法解决的矛盾怎么办?很可能就会把公司搞得分崩离析。”

    陈桃默然不语。

    宋维扬按着她的双肩,身体掰过来正面相对,柔声道:“我们做好朋友,我叫你姐姐,怎么样?别说那种让大家都尴尬的事情了。”

    陈桃冷着脸还是不说话,她心里特委屈。一个大姑娘家,鼓足勇气说那些话,甚至是自轻自贱,结果还是被断然拒绝了。

    有那么一瞬间,陈桃甚至想离开喜丰,随便找个地方自己过日子,她感觉没脸在公司待下去了。

    “好姐姐,你倒是说话啊。”宋维扬开始耍无赖。

    陈桃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又想起当初一起骗钱的日子,要是现在大家都还在深城瞎混该多好。没来由的一阵心软,陈桃说:“好啦,好啦,别整个二皮脸,看着就让人心烦。”

    宋维扬勾搭着陈桃的肩膀,笑道:“走,我帮你收拾行李去。你年货买好了吧?要不我们一起去逛街买东西。”

    陈桃心里特烦,搜肠刮肚想遍了琼瑶小说里的情节,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抢男人的好办法。

    要不,霸王硬上弓?

    老娘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身体!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