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6【金牛会】
    此时的五粮液虽然还没达到巅峰,但纯以商业而论,它已经是白酒行业龙头老大了。

    去年,宋家的仙酒借着央视标王神威,销售额才勉强突破10亿元大关。而五粮液呢?人家没拿到标王,只在央视八点档有一条,年销售额就已经超过20亿元,是仙酒的两倍有余!

    最牛逼的是,五粮液从80年代末开始,年年拿金奖,横扫国内外各种博览会。

    就在刚刚过去的1995年,五粮液分别斩获巴拿马国际贸易博览会金奖、纽约国际食品交易博览会金奖,被港城国际大会评为“中国酒业大王”。

    这些都是实打实的国际奖项,而非马博士弄出来的那种野鸡大奖。

    原因嘛,五粮液的工艺技术牛逼,从品质上就能碾压仙酒。

    人家还有16口明代老窖!

    很有意思是,由于公私合营留下的历史问题,16口酒窖上面的房子属于私人,酒窖本身却产权不明。早在十多年前,尹家想以8万元高价出售酒窖,酒厂领导的回复是:“不就十几个土坑吗?8万元可以挖一百个这样的土坑!”于是厂长花8万元挖了100个土坑(酒窖),建造起五粮液的502号车间。

    又过了几年,尹家把价格降到5万元,五粮液根本看不上,说无论贵贱都不买。

    隔壁的郎酒和泸州老窖看上了,眼红眼热的跑来抢,五粮液这才慌了,在地方政府的协调下签订租约。每年租金20多万元,续租四次一直到2009年,然后五粮液耍赖不续了,说公司早就买下酒窖上面的房屋,酒窖自然也属于公司所有。

    宋家的仙酒也有8口老窖,兼并国营酒厂时拿下的。但那只是晚清时代的老窖,跟明代的没法比,论年头就被甩出好几条街啊。

    西康省的白酒产业太牛逼,只今天到场的,就有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和文君酒。没来的还有江津老白干、全兴大曲、绵竹大曲等等,竞争级别简直属于地狱难度。

    当年宋述民能把嘉丰酒卖遍全省,甚至卖到周边省份,都是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

    同时也能想象,90年代初的中国白酒市场有多么兴盛,竟能同时容纳这么多白酒企业生存发展——没有红酒和啤酒抢市场,饮料在宴席上也不受欢迎,男女老少都喜欢喝白酒。

    见到这么多同行,宋其志立即过去交流问候。

    其实也没什么好交流的,那些白酒企业基本都属于国企,老总几年就要换一次,很少有在任超过十年的。

    除了白酒发达以外,西康省的另一个优势行业是饲料!

    省里的三大饲料集团,全部姓刘。现在希望集团一分为四,其中三个留在西康,于是就变成了六大饲料集团,六个姓刘的饲料大王。

    这次评选杰出企业家,做白酒的和做饲料的,人数占了一大半。

    可惜,私营企业家太少,国企比重太大。

    宋维扬跟那些国企老总没啥好聊的,互相握手寒暄之后,便直接找希望三刘和牟其中聊天。

    刘氏四兄弟,分别是老大刘永严、老二刘永航、老三刘永枚、老四刘永浩。

    老二和老四的能力最强,一山难容二虎,老二分家后直接跑去盛海发展。

    这四兄弟虽然矛盾重重,但分家时却很干脆。把一份产业留给妹妹,剩下的四兄弟平分,不计功劳和能力,每人分得25%家当。并且他们还划分片区,把全国市场分为四块,彼此不得进对方的地盘做生意,关键时刻还能联合起来一致对外。

    老大和老三都比较内敛,老四刘永浩则最为活跃,他亲自给宋维扬倒茶说:“宋老板,我对你可是久仰大名,早就想见一见了。”

    “彼此彼此,希望集团这次入股明生银行,真是走了一步好棋,让我佩服之至。”宋维扬笑道。

    “啪!二条!”

    牟其中拍出一张麻将,扭头笑道:“明生银行确实不错,要不是我项目太多,资金周转不开,我都想去入一份股。”

    刘永浩撇撇嘴,没有当面拆穿,只说:“牟老板是做大生意的人,我们属于小打小闹。”

    “都是生意,不分大小,”牟其中牛逼哄哄道,“地热能发电项目,我已经融资到30亿。宋老弟,你要不要也来投资嘛?”

    “不了,银行贷款困难,我的资金不够。”宋维扬立即拒绝,至于什么融资了30亿,只当笑话听就可以。

    宋其志跟那些国营酒企的老总聊得高兴,宋维扬也跟刘永浩、牟其中聊得起劲。但都只是泛泛而谈,人太多,不好讲那些比较硬核的内容。

    临近傍晚,众人前往餐厅吃饭。

    老总们坐了两大桌,跟班们坐了三大桌。

    白酒端上来,居然是茅台,顿时惹起酒业老总们的不满。在座的都是一堆名酒老总,居然让他们喝外省的白酒,这不是纯粹打人脸吗?

    但宾馆方面也尴尬啊,上什么酒都不对,讨好这个就得罪那个,干脆把茅台搬上桌算了。

    饮料也有,天府可乐。

    宋维扬笑呵呵的生气道:“拿去扔了,我不喝过期饮料,换非常可乐过来。”

    服务员笑容僵硬的解释:“宋老板,这些天府可乐是今年产的,没有过期。而且,金牛宾馆一直用天府可乐待客,我也做不了主。”

    “天府可乐的原浆在大半年前就停产了,我还不知道?就算这几瓶可乐是昨天出厂的,但它们的原浆也是半年前的,”宋维扬说,“你们金牛宾馆接待的都是有牌面的客人,万一喝出毛病怎么办?”

    历史上,天府可乐的原浆一直生产到1996年才停产,但生产数量很少,而天府可乐则卖到好几年后,鬼知道那些可乐是多少年窖藏。

    宋维扬不依不饶,铁了心要借这个机会非常可乐,最后服务员只能把宾馆负责人找来。

    酒企老总们也不痛快,茅台倒出来没人喝,宾馆方面只能紧急派人去买大瓶装的非常可乐。

    “来来来,各位老总,我以可乐代酒,祝大家事业顺利,财源广进!”宋维扬举杯笑道。

    “干!”众老总们喝着可乐大笑。

    宋维扬又拉着宾馆负责人:“邱经理,不是我存心找茬,确实得为老总们的健康着想。这杯可乐我敬你,向你赔罪!”

    “哪里,哪里,宋老板客气了。”邱经理笑呵呵应道,他也是体制内人员,正好留下来结交人脉。

    宋维扬坐下说:“邱经理,金牛宾馆怎么只提供天府可乐啊?”

    邱经理道:“也有健力宝,饮料就这两种。都是经过了政府特别检验的嘛,质量肯定没问题,我们也怕出事。”

    “以后提供非常可乐怎么样?”宋维扬笑呵呵试探,“天府可乐都死透了,原浆早就停产,何必死抓着不放啊。”

    邱经理指着天花板说:“领导要求的,天府可乐是省里的骄傲,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都不准在金牛宾馆卖。”

    “可惜了,骄傲已成过去式。”宋维扬说。

    下一步,得去攻略省里的领导,把非常可乐在特定场合铺开。

    吃吃喝喝一顿,各自回房休息,宋维扬敲开了刘永浩的房门。

    “宋老板,快请进!”刘永浩笑道。

    “打扰刘老板了,”宋维扬道,“我也不绕弯子,直奔主题,你对泰山会怎么看?”

    刘永浩感叹道:“如果不是入股民生银行,我都不知道私人组织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泰山会的影响力非常大,两家企业竞争入股,明明其中一方资质不足,就因为是泰山会成员,居然能把对手给轻松挤出局。”

    宋维扬说:“现在中国这样的组织有三种形式,一是俱乐部,比如长安俱乐部,港商和洋人为主;二是商会,比如浙商会,以乡土为纽带;三是会社,比如泰山会,以行业区分(科技公司和房地产公司)。咱们西康省没有商会,也没必要设立商会,但我觉得应该模仿泰山会设立一个组织。”

    “哦?宋老板有什么打算?”刘永浩颇感兴趣。

    “咱们组个会吧,就叫金牛会,”宋维扬说:“一是以金牛宾馆命名,二是讨个好彩头,金牛有财运。”

    刘永浩说:“说说内容。”

    宋维扬道:“第一,纯粹的国企不能加入,至少也要像联想那样有员工持股;第二,不以地域为区分;第三,成员以实业为主。大家平时互通有无,遇到纠纷协商解决,关键时候抱团对外。比如,哪天若是经济出现动荡,民生银行的股东大量退出。那么喜丰还请希望集团拉一把,等喜丰集团成功入股,保证站在希望集团的一边。”

    “宋老板想得很远啊。”刘永浩心照不宣的笑道。

    刘永浩这个人的野心和实力都很大,他在民生银行的股东里排第13位,却能被工商联和统战部合力推荐为副董事长。后来民生银行筹备上市,他又能精准增持到9.9997%,踩着10%的红线成为第一大股东。

    想想都够凶残!

    而政商界对他的一致评价是:本分。

    宋维扬说:“只要喜丰能进入民生银行,以后永远属于希望系。”

    刘永浩说:“组建‘金牛会’我同意,但不能让牟其中加入,这个人早晚出问题,别把我们的名声给坏了。”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老牟子就让他靠边凉快吧。”宋维扬笑道。

    (今天只有一更,别等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