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0【岳母】
    林卓韵似乎在故意跟老爸作对,一路挽着宋维扬的胳臂,好像在说:我谈男朋友你管不着!

    其实,林老头也不想管,顶多帮忙观察一下男方的品性和家世。

    天底下的父母就是这样,子女读书时叫早恋,坚决制止。而当子女从学校毕业,又恨不得他们一年恋爱、两年结婚、三年生子,从此事业家庭都步入正轨。

    对于宋维扬,林老头相对还算满意,有才有貌还有钱,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就是有时候油嘴滑舌,显得轻浮了些,而且还比女儿小三岁。再加上年纪轻轻就是大老板,指不定哪天会“变坏”,这种情况他见得多了。

    林老头有两个学生,都是82级的,大学里面爱得死去活来。两人毕业半年就结婚了,男的当上市级领导,女的因生孩子成了家庭主妇。也就前几年吧,男的下海做生意发了财,居然跟小蜜搞上,闹离婚闹到他这个恩师面前。

    还有林老头的大女婿,当初多正派一个小伙子,也是官做大了乱搞男女关系,闹得单位人尽皆知。现在仕途无望,大女婿拔腿就跑南方下海了,跟大女儿已经分居了半年多。

    有钱有势的男人都不是良配啊!

    但男人无才无貌,又配不上自己的女儿,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所以,林老头想要对宋维扬进一步观察——这个年轻人,他有点看不透。

    在另一个时空,假洋鬼子李亚伦就没过关。都不用仔细考察,只喊到家里吃了一顿饭,林老头就知道是个装腔作势的货,于是坚决反对婚事,把林卓韵给激得私奔去美国。

    林家住在西康大学的教工宿舍,三室一厅,面积挺大,就是没有厕所,得去楼道尽头的公用厕所方便。

    “叮铃铃!”

    一个老头骑着自行车过来,车筐里还放着蔬菜,他笑着打招呼:“哟,老李回来啦,这是你准女婿?”

    林老头还没回答,林卓韵就抢着说:“白叔叔好,这是我男朋友宋维扬。”

    “不错,小伙子挺精神,”老头骑车放慢速度,唏嘘道,“唉,一晃你都长这么大了,连男朋友都有了,当初刚回城的时候你还没我腰杆高。”

    林老头欲言又止,终究忍着没表态,这要闹起来他就成笑话了。

    那老头居然一直不走,骑车跟在他们旁边,问宋维扬:“小伙子在哪儿上班啊?”

    宋维扬回答:“白教授好,我自己做了点小生意。”

    “呵,这小伙子有灵性,听林丫头喊一句,就知道叫我白教授,”那老头笑呵呵说,“听口音,你是西康本地人吧?”

    “对,”宋维扬说,“白教授是北方人?西康这边只叫姑娘、幺妹,不叫丫头。”

    那老头说:“我京城的,调来这边快20年了,口音还是没完全改过来。你叫什么来着?”

    “宋维扬。”宋维扬答道。

    “这名字很耳熟啊。”那老头说。

    能不熟吗?

    如果宋维扬在全国的名气是60,那在西康的名气就是90,本省媒体翻来覆去不知报道过多少次。

    宋维扬说:“可能是同名同姓。”

    老头哈哈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喜丰的老板呢。”

    宋维扬说:“那不能比。”

    林老头在旁边撇撇嘴,同时也暗自点头,至少这年轻人比较稳重,不是那种瞎出风头的。

    来到一栋教工宿舍楼前,骑车老头挥手作别,林老头则带着他们上楼去。

    开门,进屋。

    水泥地面,不用换鞋。

    屋内装潢陈设很朴素,墙面上半层刷白灰,下半层刷绿漆。客厅里最贵重的物品是一台冰箱,电视机很小,还用罩子罩着,桌上有中午吃剩的一盘小菜。

    阳台传来一阵炒菜声,还夹着油香味。

    却是这破楼没有设计厨房,各家做饭要么在楼道,要么选在阳台。摆两蜂窝煤灶,一个用于炒菜,一个用于煮饭烧水,几十年都这样凑合着过。

    “卓卓回来啦?先坐会儿,妈给你炒了蒜苗回锅肉。”林妈妈在阳台上喊。

    林卓韵拉着宋维扬过去,笑着说:“妈,我给你带男朋友回来啦。”

    林妈妈先是一愣,接着仔细打量,随即喜道:“这小伙子真精神,就是跟你一起拍什么MTV那个吧?”

    “是他,他叫宋维扬。”林卓韵说。

    “知道,我知道,上次你爸从容平回来,还骂了他一顿,”林妈妈越看越喜欢,连连点头说,“好,好,这姑爷我看着顺眼。”

    宋维扬连忙问候:“阿姨好,今天来得匆忙,没带礼物,下次一定补上。”

    “都是自家人,买什么礼物,”林妈妈麻利的饭锅,指着客厅说,“你们进去坐,这里油烟大。老林,快把电视打开,把苹果拿出来。对了,茶也给姑爷倒上!”

    林老头顿时一脸郁闷,不情不愿的翻出茶叶。

    宋维扬连忙提着暖水瓶说:“叔叔您坐,让我来。”

    林老头有了台阶下,刚想坐下,就听林妈妈喊:“小宋,你坐着,让老头子来,哪有客人动手的。”

    “你少说两句!”林老头终于忍不住了。

    林妈妈立即怼回去:“嘿,你还有理了。人家第一次上门,让人自己泡茶算什么?还有没有礼貌了!”

    “行行行,你说了算,你是领导。”林老头嘀咕着往杯里放茶叶。

    西康已婚男人的共性,俗称耙耳朵,学名妻管严。

    林卓韵抿嘴偷笑,从父亲手里抢过茶杯:“爸,你坐,我来就好。”

    林老头无奈坐下,气势已经消散殆尽,老脸都丢光了,还考察个屁啊!

    “咚咚咚!”

    又是敲门声,林卓韵连忙跑去开门,接着惊喜道:“姐,豆豆,你们怎么来了?”

    “卓卓也回家啦!”林婉姿颇为意外。

    “小姨!”一个小女孩儿俏生生的喊。

    林婉姿提溜着手里的袋子,冲里面喊:“妈,我切了两个凉菜,你多煮点米饭。”

    林老头帮着拿袋子,问道:“是不是小朱从南方回来了?”

    “嗯,”林婉姿点点头,苦涩道,“白天吵了一架,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就带豆豆过来住几天。”

    林老头劝道:“只要他能改,还是和好算了,你得为女儿着想啊。”

    林婉姿说:“他自己落魄,做官做生意都不顺,在外面受气就回家拿我撒气。这样的男人有什么意思?我还怕豆豆跟着他被带坏呢。咦……这是?”

    林卓韵笑着介绍:“姐,这是我男朋友宋维扬。”

    “那赶巧了,”林婉姿非常大方地过去握手,“小宋你好,我是卓卓的大姐林婉姿。”

    “大姐好。”宋维扬有点尴尬,他上辈子管人家叫“妈”啊。

    至于林婉姿身后那10岁左右的小萝莉,才是宋维扬未来的“老婆大人”。

    今天是上演家庭伦理剧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