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5【谁都有被骗的时候】
    杜维善介绍的那个弯弯代理商叫做邹毅,公司名为泰德,宋维扬根本就没听说过。

    不过也很正常,弯弯在美帝的逼迫下,从1986年开始实行“自由经济”政策。这导致企业的竞争和兼并加剧,大鱼吃小鱼,中小企业数量锐减,撑不住的台商要么破产,要么跑到大陆来投资,每年都有几十家企业彻底消失。

    这家名为“泰德”的食品饮料代理公司,估计后来也是被挤破产了。

    宋维扬打电话给杨信,让他派人去弯弯接触,但并未报有太大希望。因为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在弯弯经营了几十年,非常可乐想挤进去极为困难,缺少一个宣传爆点。

    现在喜丰公司欠了银行一屁股贷款,在大陆市场没有稳固的时候,根本抽不出资金和精力去开拓弯弯市场。

    花旗银行的裴亦根来电说,联想股价已经跌破3.5毛,仍有继续下跌的趋势。这支股票已经彻底烂了,没有任何投资价值,若非柳总在京城弄来5个亿贷款填进去,估计联想已经被港交所清盘退市。

    说起来很搞笑,联想今年在大陆业绩猛增,在港城却处于水深火热当中。

    主要原因,是京城联想和港城联想,并非同一家公司。港城联想,只是京城联想控股的一家电脑产品代理公司,柳总一直想着合并,但中科院(联想的上级单位)不予批准。

    联想股票的这个情况,跟宋维扬的记忆有很大出入,估计半年之内是不可能升值了。

    那就投资其他产业呗。

    “宋先生,合作愉快!”蔡志平与宋维扬握手微笑。

    “合作愉快!”宋维扬笑着说。

    盛海轻纺市场,蔡志平跟合伙人总共只投资了4000多万,占股70%,剩下30%股权归地方政府所有(地皮入股)。

    现在生意搞砸了,政府和股东都想要撤资。

    股东撤资,是看不到发展希望。政府撤资,是希望轻纺市场能健康发展,因为派官员去当副总经理,造成轻纺市场的管理极度僵化且混乱。

    轻纺市场虽然烂在那里,却是赚了钱的,当初投机者疯狂购买和租赁铺位,直接贡献了上亿资金,现在轻纺市场的总体估值是2.2亿元!

    宋维扬投资2500万零花钱进去,直接收购了三个小股东手里的股份,获得12%的股权。

    太赚了!

    这是长三角地区最大的轻纺品交易市场,而且还位于盛海,2500万就能拿到12%的股份,跟捡钱没有什么区别。

    蔡志平更厉害,他找浙商老乡借款一亿多,又在银行抵押贷款几千万,把剩下的股份全部吃掉。

    “恭喜,恭喜!”

    “老蔡,祝你大展宏图!”

    “宋老板,年纪轻轻就做大事,佩服!”

    “……”

    其他卖掉股权的股东纷纷来祝贺,他们当初没投多少进去,轻纺市场虽然搞砸了,却一个个获利翻倍。

    说白了,就是把宋维扬和蔡志平当成冤大头。

    等这些家伙都离开了会议室,蔡志平突然拽文笑道:“竖子不足与谋!”

    “哈哈,你有信心就好。”宋维扬说。

    现在两人是轻纺市场仅剩的股东,蔡志平道:“接下来,我们有三个事情要做。第一,争取政府更多的支持,特别是政策上的支持;第二,把离场的商家劝回来;第三,投资建立车站,购买几十辆巴士免费拉客到市场消费。我保证,半年时间就能让轻纺市场红火起来!”

    轻纺市场最大的问题在哪儿?位置太偏了,交通极不便利,没有顾客愿意来,商家也因此纷纷离场。

    如果按蔡志平的想法来搞,则能完美解决这个困难。

    小老百姓都爱贪便宜,路上遇到免费接送的巴士,对于那些时间充裕的大叔大妈来说,就算不买,他们也会选择坐车去看看。而轻纺市场位置偏僻又规模庞大,商品价格必然低廉,大叔大妈们见了能不买吗?说不定还会一买一大堆,给亲朋好友也带一份,生怕这里的商品会涨价。

    宋维扬说:“你不用给我吃定心丸,我相信你。而且我也说过了,我不会参与管理,只会定期派人来查账。”

    蔡志平哈哈大笑:“宋老板是最贴心的合伙人。走,喝两杯去,宴席我已经定好了!”

    蔡志平是真的高兴啊,以前那些合伙人,一听说要建车站买巴士免费拉客,竟然集体反对,包括政府的股东代表都持反对意见。

    宋维扬从背包里掏出一本书:“鄙人拙作,刚刚上市,请蔡老板雅正。”

    蔡志平拿着书翻了几页,赞道:“宋老板有儒商风采!”

    “叫我小宋就是。”宋维扬说。

    “那你也该喊我老蔡。”蔡志平道。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颇有些知己之感。

    他们坐车前往市区吃饭,半路上,宋维扬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你好,我是宋维扬。”宋维扬道。

    电话里传来马小云的声音,而且有些沮丧:“宋老板,有时间一起吃饭吗?”

    “现在?”宋维扬问。

    “对,我明天要回临州。”马小云说。

    宋维扬捂着手机,对蔡志平说:“有个朋友来盛海出差,要约我吃饭。”

    蔡志平道:“既然是小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一起吧。”

    宋维扬立即拿起手机道:“阿毛炖品,我等你。”

    阿毛炖品是未来的盛海首富所开的高档酒楼,最低消费破百,一桌好几万都能吃下来。

    马小云赶来的时候,宋维扬和蔡志平已经坐在饭桌上等了十多分钟。

    见到蔡志平,马小云愣了愣:“宋老板有朋友在啊,打扰了。”

    宋维扬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蔡志平老板,盛海浙商会的会长,盛海轻纺集团的董事长。这位是海博网络科技公司的老板马小云,他办了个中国黄页,浙省宣传部都是他的客户。”

    “原来是老乡,马老板你好!”

    “蔡老板好,失敬失敬!”

    马小云立即打起精神跟蔡志平交流,浙省同乡嘛,没聊几句就气氛热烈起来。

    宋维扬给马小云倒酒说:“你怎么了?刚才进来时愁眉苦脸的。”

    “别提了,”马小云苦笑着摆手,“最近倒霉透顶,我还不能在员工面前表现出来。这次来盛海出差,想到宋老板也在这里,就想请你喝酒解解闷。”

    蔡志平开解道:“做生意嘛,起起伏伏很正常。几个月前,我也被搞得焦头烂额,现在还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马小云喝了两杯酒说:“中国黄页设在美国,客户投钱了都看不到,临州那边的老板都把我当骗子看。好不容易盛海开通了互联网接口,临州拨盛海的电话上网,可以查到美国的互联网信息,我这骗子的罪名才洗脱。结果呢,嘿,我居然遇到真正的骗子!”

    “可以嘛,居然有人把你给骗了。”宋维扬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马小云喝酒道:“我跟浙省宣传部合作以后,接受了许多媒体采访,名气越来越大,结果把深城的骗子给吸引来了。他们说要做中国黄页的深城总代理,还打算先期投资20万,我当然是很高兴啊。他们说不熟悉情况,我就手把手教他们中国黄页的运作模式和技术问题,把公司所有的关键资料都展示给他们看。”

    蔡志平摇头道:“这不行啊,空口白牙的,你怎么能相信他们?”

    “还是我太急了,没经验,”马小云说,“我把公司骨干都派去了深城,帮他们安装调试设备,还教他们如何运营。结果等了两个月都没下文,直到前几天,那几个深城老板居然建了一个跟中国黄页一模一样的网站,还请了很多媒体去召开新闻发布会!”

    宋维扬怎么越来越想笑呢?

    马大忽悠也有这种时候啊,免费帮人培训员工,免费教人运营模式,甚至帮人把设备都调试安装好了,结果给自己弄出个竞争对手来。

    事实上,去年马小云就被骗过一回。几个美国佬宣称要在临州投资修建高速公路,马小云受邀做翻译,还跟中方人员一起去了美国。结果那些都是搞诈骗的,马小云在做翻译的时候发现问题,还因此被威胁,一分钱翻译费没拿到就吓得逃跑。

    正是因为这次事件,马小云在美国接触到互联网,一回国就立即筹钱办网站。

    “那些深城人是小偷,电信局就是强盗!”马小云愤愤道,“临州电信局见我的中国黄页搞得好,居然也弄了个网站,中文名字一模一样,就叫中国黄页。英文名,我的是china,他们换成chinese,然后在国内用我打响的牌子拉生意,市场都给我抢完了!”

    蔡志平道:“这个就有点不地道了。电信局是政府机构,本来就占有官方优势,怎么能冒名抢生意呢?”

    “谁说不是!”马小云气道,“我找了好多关系说情,电信局都不肯改名字,反而想兼并我的网站。他们的提议是,两家中国黄页合并后,我占股30%,他们投100多万反而要占股70%,公司经营管理上我完全不能做主!”

    “合并吧,然后套现走人,或者直接把中国黄页买了,反正你也能赚不少。”宋维扬建议道。

    马小云有些泄气:“我也想套现,但又不甘心,而且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历史上的马小云,在南方被竞争得拉不到客户,只能再次跑去京城,网上还能搜到他1996年初在外经贸部拉客户被拒的视频。碰得满头包,马小云只能把中国黄页卖给临州电信局,然后整个1996年都碌碌无为。

    也不算碌碌无为吧,他这一年在朋友的推荐下,直接跟《人民X报》搭上关系,帮助创建了人民网,并承接到人民网的上线业务。

    这货是狼狈不堪去京城的,结果受邀给一堆处级干部讲互联网,侃得神乎其神,把那些处级干部都给侃晕了。

    宋维扬掏出自己的书:“我写的,刚刚出版,帮忙斧正一下。”

    “一定拜读,”马小云惨笑道,“现在我也闲得只剩下读书了,客户根本拉不到。”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