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十四章 新零售之战,你没见过的船新版本
    刘璐的发言为什么有代表性呢?她说:“根据我多年来在大A股当韭菜的经验,救市政策根本不会改变长期趋势,也就影响两三天。大趋势是河渠,市场交易是水,政策是水库。水库放水一般不会改变河渠,如果改变,一定是放水太大了把河渠冲垮了,那更惨,洪水泛滥。”

    楚垣夕感觉在这里边加一个“此事必有蹊跷”更应景。但是这种事情就不宜多谈了,蹊跷谈多了容易引来河蟹神兽。

    不过现在没空吐糟,因为他这刚刚入仓没两天,现在也是身处市场之中了,不管怎么说这对股市肯定是大利好,没听说做多的人吐糟利好的。

    他的投资人群也在炸,连袁敬都在大段大段的发言。

    袁敬以前是不怎么活跃的,但是最近相当的活跃,不但频频在大群中现身,而且还经常找楚垣夕单聊,变得非常健谈。

    这就比较尴尬了,因为楚垣夕太了解他了,有这种反应显然是因为缺钱。胡世恒要是找巴人当出资人LP,楚垣夕还能装疯卖傻,而且法理上说的通,胡世恒是小康的投资人又不是巴人的。

    但是袁敬要是开这个口,该怎么拒绝呢?对楚垣夕来说也有点难办。

    其实这事也不是不能操作,比如说巴人成为郑德某期基金的LP,条件是从巴人募资多少钱,就得投给小康多少钱。实际上今年这种操作模式是公开化的,不丢人。

    这个现象主要是因为有关部门发出了这么一则文件——《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

    当时袁敬的原话是:“这个文件一出,我们圈子直接炸了你知道吧?”

    楚垣夕只好无奈的表示知道,不知道也不行,因为今年的形式是¥基金基本上都在指望规模达到十万亿的政府引导基金注资。这份文件态度鲜明,要加强设立基金或者注资的预算约束,提升财政出资效益,也就是意味着想要伸手更难了……

    实际上这是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自2016年《国十条》发布以来,国资大举进入资本市场。供给增加了,自然会出现效率问题,很多偏远地域的政府引导基金甚至处在闲置状态,或者投后方面没有向市场看齐,尚未形成有力的体系。

    因此管是肯定要管的,无非早晚而已,但是在目前的特殊形式之下,就变成了国企成为¥基金的主要LP,国资企业出资和有关部门直接出资相比更灵活。但国企的要求通常都是定向投资,也就是我出多少钱,你就得投给指定方向多少,通常都要求投给本省其它企业。

    所以巴人也玩这么一手的话,并没什么大不了,别人也会接受,但是楚垣夕不玩,因为毫无意义。

    此时袁敬在吐糟的是:“今年啊,我最怕看到的就是某个承诺出资的LP突然出现大变化,那基本就完了。”

    “对对对。”顾鸿茹帮腔:“我之前还老跟创业者解释现在没钱,等这段时间过去之后我再投你。没想到最近天天听LP跟我这么说,简直没天理啊!”

    楚垣夕心说这怎么没天理呢?这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袁敬:“唉,地主家也没余粮啦,母基金没钱是最惨的。今年就是务实一点,目标募5个亿的话,先募它一两个小目标再说。”

    “这些狗大户!”顾鸿茹发出强烈的吐糟:“钱找不着出路宁可投给非法集资的被骗,或者投给纳斯达克被骗,也不肯给我们基金,真是气死我了!”

    楚垣夕心说这是说我吗?果然我买卖股票的事情还是被人知道了?

    这时徐欣的私聊发了过来:“你别听他们吓吵吵,反正已经这样了,今年以稳为主吧,稳一稳,做成比做大更重要。”

    “您这是话里有话啊?又听说什么了?”

    徐欣顺手发过一份文件过来,楚垣夕看了一眼,长叹一声,在微信里写:“该来的总会来。”

    她发过来的是河马的最新动向,要把小站全部升级为mini店,并进军社区。

    小站就是河马业态中的前置仓,mini店名为mini,实则是楚垣夕理解中的大店,也就是开门客那种店,面积500平上下,SKU能有个3000款以上。它叫做mini,是跟河马先生一万平方相比,那是大型商超的规模。

    楚垣夕原以为小康撞阿里会撞在河马F2上,F2才是河马布局的便利店业态,没想到马上就要展开白刃战的会是mini店。

    “哦?你有心理准备?”

    “在国朝搞本地生活,还能撞不上阿里?这块儿太大了根本躲不开啊。”

    实际上,楚垣夕从来没指望过在新零售中发现社区价值的只有他一个聪明人,永辉和沃尔玛去年就在布局类似的mini店。永辉去年开了500家mini,只是没有挺近社区,楚垣夕也不那么紧张,而沃尔玛的惠选超市是直奔社区的,据说甫一尝试就发现小型社区门店的坪效是原先大店的几倍,立刻就爱上了这种模式。

    不过沃尔玛很难以创业者的速度去铺店,危险层级还不如永辉。上个月还有个消息,大润发首家mini店即将落户南通,定位也是社区超市。虽然不属于河马体系,但大润发也是阿里下面的产业,来势汹汹,楚垣夕看到的时候就产生警觉了,没想到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河马就冲了过来。

    只见徐欣很罕见的使用了表情包,发出一个笑哭的表情:“你说这是不是小康干的好事,把他们都引到社区来了?”

    “唉,友商反应速度太快了怎么办?不过贴身拼刺刀我从来没怕过谁。”

    “你这话说的可太大了啊……”

    楚垣夕心说这个并不大,原世界中友商们的反应速度也不慢呢。当然跟徐欣没必要纠结,顺着她说就是了:“我说真的呢,我不怕跟阿里一家对打,我更怕河马mini干好事把其它大型商超也都引狼入室引到社区来,形成混战。那就坏菜了。”

    真这样,小康的AI团长先废一半功能。所谓团长得先有团,那些团里大型商超团是主力,而且本来都应该成为小康的友军。真挤过来拼刺刀就成敌军了,大规模化友为敌谁受的了?只有河马一家反而无所谓,不缺河马这仨瓜俩枣的。

    不但化友为敌,更重要的是,小康骑行路径相关数据能发挥出威力的场景,不是所有团都扎堆在社区,那样只需要位置信息就足够了。恰恰是友军们分布在地图的各个不同位置时,骑行轨迹才能挖掘出最大的数据价值。因此就算没有化友为敌,友军们纷纷冲到社区之后这个功能也一样失色不少。

    因此楚垣夕这时只想对河马怒吼一声:“走开!莫挨老子!”

    徐欣看了再次发送笑哭.jpg:“没想到我的终极难题被河马给解答了,我比你更焦虑。”

    楚垣夕一想,徐欣的终极难题,哦,是前置仓怎么盈利。

    这确实是她的心结,因为她旗下的生鲜创业者基本青睐前置仓模式。那时还是本轮融资之前,徐欣想撮合小康跟她下面的生鲜创业者合作呢,把前置仓整合起来。

    而楚垣夕说:“创业者100%不会这么想。”

    那时徐欣还问过他前置仓的成本问题怎么解决,当利润率跌回常态,成本还是无法覆盖,怎么能够不掉回烧钱陷阱的问题。距今不到20天,所以记得还很清楚。

    前置仓开店快、投资低,能够像机器猫的次元袋一样,用户要什么就快速送到什么,作为新零售,这方面的体验非常好。但是客单价低,冷链物流服务成本高,而且火耗大,所以就算再好,成本问题不解决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楚垣夕当时的回答很绕,其实核心意思就三个字——学小康。

    现在他感到深深的后悔,就不应该装这个bility。当时这么说了也没问题,徐欣绝对不会去动员她手下的生鲜创业者们学小康的,但是现在可就不一定啦!

    尼玛徐欣可是至少洞悉了小康模式75%的人,这要是真的下狠心那楚垣夕闹的乐子可就太大了!

    他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徐欣今天频繁笑哭,以及她为什么焦虑,因为她是前置仓的推崇者和推动者(但不是首倡者),一直在鼓励旗下创业者使用前置仓模式,这样才能实现高频、刚需、大人群,才显得性感。所以与其说她旗下有很多生鲜电商创业者,不如说有很多前置仓创业者更准确。

    但是今天河马的侯总,作为整个新零售大型赛道中率先推出前置仓策略的先锋,宣布前置仓被他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文件里边老侯说的特清楚,通过河马的运营,他发现前置仓是不可能盈利的!这就是徐欣在终极难题上拿到的答案。

    不可否认的是mini店比前置仓更有品类结构的优势,同样做生鲜,火耗更低,冷链成本更低,客单价却高,正好把三大劣势扭转为跨过成本线的优势之所在。徐欣当初正是信了老侯的邪,然后猛打前置仓,现在再感叹别人坑爹根本来不及。

    “现在我手里这么多前置仓创业者,我怎么办啊?”

    徐欣发完这句话,本来也没想看到什么答案,只是感慨一下,没想到楚垣夕马上说:“你可以……把它们,处理给我?我需要本地化流量,他们并不都是没价值的。”

    楚垣夕则是相信到了这个时间,生鲜电商创业者们应该已经开始重新进入盈亏平衡甚至更低的行列了,2月的虚火不可能烧到现在,就连小康的利润都跌了呢。

    这段时间大型商超纷纷开门,便利店的生意自然要往下掉,生鲜电商只会掉的更多。而且用户生活趋于正常,非正常时间段的消费自然也要往下走,而晚9点原本是生鲜电商的高峰,现在反而没有高峰了,这逼回归正常值还坑一些。

    所以他们应该也能冷静冷静了吧?同样的,徐欣看到财报之后当然也会形成合理的判断,否则不会说出“焦虑”这个词。没办法,河马的侯总是什么份量?宣判前置仓死刑了,满仓前置仓的人没法不焦虑。

    而徐欣,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什么叫“处理”?您当买尾货呢?这都是多少年心血浇灌的创企啊!啊——

    但是楚垣夕这话倒是给她提了个醒,这个醒叫“早作准备”。做投资的有铁头,但也有灵活的,当一个梦境让人沉浸的时候头就铁,梦醒了自然会变灵活。

    因此徐欣知道现在不是自我感动的时间,她也回忆着当初融资之前跟楚垣夕短暂的一番交谈。那时候楚垣夕认可前置仓是“敌人”,但成为敌人的前提条件是前置仓得到小康线上内容和全套打法,否则虽然没明说,反正楚垣夕肯定是不看好前置仓的盈利前景。

    当时没细想,现在重新回忆,那不就是说,前置仓付出了高昂的成本,盈利模式也不咋地,唯有通过建立真正的社交和支付,产生社交价值、支付价值,才能赚钱吗?相当于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但徐欣此刻是清醒的,做生鲜的前置仓创业者们已经没这个机会了,一盘散沙倒不至于,但是力量太分散,远不如小康只有老哥一个,虽然体量仍然小,但是凝聚力和爆发力都足够强。

    从这个意义上说,把前置仓们让给小康反而是个不错的选项,能够勉强达到1+0.1>1.1的效果。

    因此徐欣也就想通了,直接问:“如果让你并购他们,你准备出多少钱?”

    “什么什么?还要我出并购的钱?”楚垣夕没发任何表情,但徐欣感觉能够透过微信看到他惺惺作态的样子。

    只见楚垣夕接着写:“徐姐,说心里话,生鲜电商有个一两家就足够了,太多了真没什么价值。我肯定不会并购他们股份,区域合适的,我直接买用户,谁愿意处理谁给我倒用户。”

    擦!原来他还真的是想让我处理啊!徐欣心说那我还不如赶紧转手把股份卖掉算了呢!相信头部的那两家生鲜电商,也就是过去的敌军,还是有兴趣的。

    不过最近她的钱荒已经快要缓解了,无它,有关部门的新政策,倒挂锁定期就要在3月底4月初开始执行。到时候很多股票都可以卖掉,比如连着十几个涨停板的良品铺子,价位真是极具诱惑力。

    所以也不着急“处理”。

    她的话锋一转:“小楚,说起来,你愿意接手处理货,这不像你啊。”

    “还不是您这条消息太震撼了,河马mini让我感觉时不我待啊?能买点精准用户节约一下时间也好,小康的战略优势期只有今年五月到明年五月,一年。”

    从这条消息中可以读出河马要做两件事,第一统一把前置仓模型升级为大店模型,第二用它攻击社区。原本小康还能自诩为唯一的社区新零售玩家,视社区团购们为渣渣和今后统合的对象,现在哪还有心情自诩呢?说不定一眨眼的时间,各大商超都开始加强社区小店的布局了……

    徐欣不得不虚心求教:“何出此言?我的意思是小康哪来的战略优势期?还有还有,你要是早就把河马当成假想敌了,怎么从来没见你提过啊?”

    楚垣夕心说这还用问吗?小康把724当敌人,把美多当敌人,这都没啥问题,并不是太威武而打不倒的敌人。要是一上来就宣称我们的敌人是河马,那不把公司里的人都吓死啊?反正投资人先吓死了。

    一度,创投圈讲究投资和创业要性感,楚垣夕也喜欢性感,但他理解中的性感和投资者不一样,战胜强敌才性感,和河马开战最性感。只是这份性感得憋住,所以724搞小动作,美多搞小动作,楚垣夕都是一笑而过,并没太当回事。可能人家“终于“正视小康的威胁了吧,但小康并没把这些注定很快就要甩掉的对象当对手,那就更加构不成目标感。

    只有河马,自带流量,同时也是一个领悟了新零售精髓和本质的商家,关键是足够强,这才是目标。

    只见徐欣接着问:“而且,盒马更侧重于体验性商品,更侧重于半成品,跟便利店不能算直接竞争对手吧?”

    “不,未来的竞争不是对货的竞争,而是对人的,河马和小康必然发生的是对用户的竞争,您明白吗?跟724跟美多,我们只是拼产品,跟河马我们肯定会拼到用户层面,这是新零售的战斗,您以前没见过。”

    楚垣夕所谓的新零售不是靠开团降价拉客的新零售,而是提升效率,效率才是新零售的本质。

    传统零售是客人不知道店里有没有自己要的,先去了再说,店也不知道某个潜在客户要买什么,先进一批货摆着,然后随缘销售。

    新零售是可视化的、可操作的,客人不但知道店里有没有自己要的,还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店能猜到客人要什么,因为知道谁是自己的客户,以及他想买什么,然后针对性的管理SKU。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