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三十一章 灭口
    凯恩不愧是一个永远笼罩在谜团之中的传奇骑士,正如他总是能够莫名其妙的找到各种机缘、莫名其妙的学到各种斗技一样,他也总是能够莫名其妙的沾染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因素。

    虽然因为“命运长河”那种“谁给我找麻烦我就给谁找麻烦”的运行方式,诸如朋克这样比较喜欢搅风搅雨、野心勃勃还从不畏惧退缩的传奇职业者沾染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麻烦在正常不过,但是像凯恩这种能够让自己充满神秘、还令许多“神秘”盘根错节纠缠在一起的家伙依然极为罕见的。

    在发现了灰色能量的存在之后,朋克就知道疯骑士说不定又在搞什么“大事件”了,这家伙论实力虽然总和自己又一定差距,但是论作死能力可是不差分毫。

    现在一头雾水的施法者甚至都难以想像出来——有超过九成可能根本不认识灰色能量也没法探测到灰色能量存在的“瞬杀死枪”到底是怎么把这种玩意带进自己宫殿、然后还沾染一个小女仆身上的?在这件事情里,“命运长河”的影响又占据了多大的作用?这个神秘的黄金宫殿和还没有露面的“微笑”是不是也和这份异常有所关联?

    种种联系都若有若无、种种推测都有不合理之处,头疼的进行了一番复杂的思考之后,即使是朋克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猜想。

    命运就像一张精密的大网,它利用种种“巧合”和“意外”把许多正在瑞风逐流的传奇挨个编织起来,你越是挣扎缠绕在身上的丝线就越多,你越是飞舞丝线就越容易于其他的丝线交织碰撞,最终,每一个被包裹再丝茧里的人都将成为命运的囚徒,每一个被细丝团团包围的丝茧都将成为大网的一部分!

    直到现在,朋克甚至无法猜测自己是不是也早已经身处这张大网之中了…………

    “比撒达斯男爵,几万年过去了你的话语还是永远没有真实可言,相比之下,你的小女仆也许更懂得诚实的可贵”。

    没有在意疯骑士越发寒冷的表情和话语,朋克淡然控制着投影直接走到了梨花带雨的猫耳少女身边。

    然后,俯下身子的朋克继续“语气平和”的进行质问道:

    “回忆一下,可爱的小姑娘,这美丽的宫殿之中有没有其他不一般的人进来过呢?对了……我所指的“不一般”的人就是像我这样可以和你的主人平等交谈的人,好好想一想吧,作为被当成装饰品展览的女仆之一,你一定有机会在那样的重要场合登场的…………”

    朦胧的精神力从投影身上散发出来,它们形成了许多纤细的触须扎入了小女仆的灵魂之中,虽然“忒修斯感知投影”有着不少缺陷,它既无法释放法术也不具备读取记忆的功能,但是释放一点轻柔的精神力催眠一个只有三个术士等级的小学徒还是没问题的。

    相信只需要一秒钟过去,眼神已经开始涣散的小女孩就会把她知道的一切事情全部诉说出来。

    “…………”

    “有……有的……就在几年前,那时候我还小……不过我看见了……看见了…………”

    瞳孔放大,声音朦胧,在传奇法师的催眠下,胆小的猫耳少女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她很快就陷入了半睡半醒的昏沉状态,一段蕴含着重要情报的话语也即将脱口而出。

    但是…………

    “砰”!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音爆,骤然迸发的强力冲击波瞬间席卷了整个黄金宫殿的大厅,只是在眨眼之间,睡眼朦胧的少女阿莱娜就在夹杂着金黄色斗气的爆炸冲击下变成了一团血雾,而此时正站大厅地毯两侧打扮漂亮、充当装饰品的其他美貌女仆也在超光速传递的动能倾碾下瞬间变成了鲜血淋漓的肉泥。

    连一声惊呼都来不及发出,凯恩的女仆团便彻底香消玉碎了,整个布满裂痕、一片狼藉的黄金宫殿终于多出了“金闪闪”以外的刺眼颜色,那是鲜血的赤红泼洒遍了洁净的立柱,也是一片片粘稠的血肉混合物顺着疯骑士的斗气铠甲滑落下去——只用了万分之一秒时间,目光阴沉的“瞬杀死枪”就狠狠的抽出骑枪对准自己宫殿的正中央轰砸了下去,根本不留给施法者投影阻止或者干扰的机会,狠心的传奇骑士便果断恶毒的杀光了包括阿莱娜在内的所有女仆。

    “啧啧啧,美丽女孩子的血腥味道果然更加浓郁一些……唉,本大爷这次教训小可爱时不小心又~下手重了,看起来安妮塔伦王国也是时候组织一场新的选秀活动了呀”。

    甩了甩没有沾染一丝血液的金黄色骑枪,歪着头目光闪烁的凯恩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作为一个邪恶混乱阵营的传奇骑士,他的“辣手摧花”当真迅速而果决,而且因为朋克的投影终究只是一个没有攻击力也没有防御力的投影而已,所以在这样一次斗气爆发下,施法者也做不出什么有效的阻拦行动,甚至那脆弱的忒修斯感知影像都在狂暴的斗气切割之中破碎消散开来,传奇骑士当然也顺利清理掉了包括阿莱娜在内的一大批女仆后宫。

    这下子,再也没有人能够“帮”疯骑士说出情报了…………

    “杀人灭口?这确实是一个隐藏不可告人之事的好办法对不对”?

    一片朦胧灰暗雾气重新在出现了陨坑的大厅正中央,再次召唤了一个投影你朋克并没有因为疯骑士的行为感到任何意外。

    虽然直到现在为止,他也不清楚“发现灰色能量的不合理存在”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甚至这份“命运直觉”的存在可能本来就对自己没什么用处,但是对于浑身上下都是秘密的“瞬杀死枪”而言,这件事情果然不容轻易泄露!

    面对即将泄露的秘密,疯骑士果断的杀人灭口简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反应如此激烈……但是我会把这件事情如实汇报给“会长”的,比撒达斯先生!”

    冷冷的感知着十余名女仆完全破碎的灵魂迅速散溢殆尽,此时的朋克当然知道自己应该做出的、最有利的选择是什么。

    在一个利益至上者的字典里可从不会存在什么“守口如瓶”。

    不过有些让施法者意外的是……面孔上已经失去了笑容的疯骑士对此却没有表露出什么恐惧或者其他的特殊情感。

    他只是一边狠狠的把骑枪插在碎裂的地板上,一边用非常不耐烦的语气大声回应道:

    “本大爷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想告诉谁都随便,难道你以为你这个贪婪的混蛋能从本大爷这里讹到什么东西吗?哼哼,本大爷身正不怕影子斜”!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