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两个外祖父
    姜悦刚刚被李妈妈和珍珠穿起来,姜玖站在院子里玩,还没有吃饭。

    三人吃过饭,便带着几个下人及一狗一猫去了前院,柳山已经领着方大几个护卫等在这里了。

    柳山躬身问道,“三奶奶,需要喊一顶轿子吗?”

    坐轿子逛街有什么意思!陆漫摇头拒绝。

    出了大门,看到他们住的这个胡同都是三进院子,白色院墙,里面的房子青砖黛瓦,佳木翠竹随风摇曳。

    李婶说,这个胡同里的房子是整个镇上最好的宅子了。

    柳山又介绍,这里共有八户人家,五户人家住的是健锐营里的高级别长官,另三户是商户。那五户人家里,有两户家眷在这里长住,两户是别院,就像陆漫这样,家眷偶尔来住住。姜展唯说的张将军,他的家眷就属于在这里长住的。

    柳山指着东边的胡同口说,“那个最东边的院子,是亲家老爷陆大人的院子。”

    为了区分,下人们现在都喊陆放荣为亲家老爷陆大人,喊赵亦为亲家老爷赵大人。

    要去镇中心,就要往东走。众人路过陆家院子时,看到大门紧闭。

    柳山又说,“平时家里没人,只陆大人偶尔晚上来住住。休沐的时候,陆大人、陆三爷、陆四爷都会住在里面。”

    陆漫暗诽,京城里的那个陆家宅子,是用何氏的嫁妆银子以陆放荣的名义买的。可到头来,一直住着的却是陆老太太和陆家大房。

    陆大老爷也够不要脸的了,在京城当了那么久的官,就不知道自己买个宅子搬出去住?

    出了胡同,就渐渐热闹起来,吆喝声此起彼伏,铺子一个接着一个。还有许多饭馆和客栈,生意极好。

    居然还有妓院,装修的极其花哨,还能看到花楼小窗里向外张望的“姑娘”,隐隐还能听到歌声和琴声。

    姜玖好奇地看向那里,被罗嬷嬷挡住了视线。

    渠江镇很繁华,不仅因为挨着渠江,有个小型码头,来往的商人、游客多。还因为挨着健锐营,有许多长住和临时来探亲的军人家属住在这里。

    陆漫穿越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这么轻松地逛街。

    柳山的脸就是一张金字招牌,许多商户甚至行人都认识他。见着他了,还要躬身叫他“柳山大爷。”

    “柳山大爷”都护着的人,那些人别说惹,连瞧都不敢多瞧一眼。

    他们一路逛,一路买,一路吃,十分开心。特别是姜悦,一手拿着糖人,一手拿着芝麻软糕,被李妈妈抱着,小嘴都吃花了。

    姜玖的手里则拿着几个草编动物和一串小灯笼。

    小镇不大,慢慢走,半个多时辰便把两条主街都逛完了。

    几人满载而归。

    下晌起床,下人领着两个孩子和一猫二狗去后门外的江边玩,陆漫则让李大叔去买些新鲜鱼虾,她还拟了个菜单,让厨娘去做。

    这时,李婶来报,邻居范将军的夫人和范二姑娘,张将军的夫人和张大姑娘,以及其表妹刘姑娘来拜访姜夫人。

    范夫人和张夫人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范夫人矮胖,张夫人瘦高。范二姑娘八岁左右,张大姑娘十岁左右。

    陆漫的余光仔细看了刘姑娘,她身材高挑,偏丰,五官一般,但胜在白净,属于中人之姿。

    她虽然跟何氏的容貌没法比,但绝对配得上有儿有女有外孙,岁数一把,又出身寒门的陆放荣。

    陆漫笑着请坐,让人上茶,又给了两个小姑娘见面礼。

    范夫人和张夫人都属于健谈型,几人没多久就熟络起来。刘姑娘的话不多,但落落大方,举止得当,陆漫对她的第一面印象不错。

    她们坐了大概半个时辰,等到姜玖和姜悦回来,给了两个小姑娘见面礼,就起身告辞。

    傍晚时分,姜展唯和何承按时回来了。陆漫迎上前笑道,“酒菜已经准备好了。”

    话音刚落,看到陆放荣也随后走进了垂花门。

    陆放荣瘦多了。上次他去外地公干回京,听说何氏已经嫁去赵府,跑到东辉院来大哭。陆漫劝了许久劝不好,只得派人去把陆放明叫来。

    现在赵亦是陆放明最大的领导,陆放明的尾巴比任何时候都夹得紧。生怕陆放荣闹得太过引起赵亦不满,到时倒霉的是自己,便连劝带拉地把陆放荣弄回了家……

    陆漫让姜悦来给外祖父见礼。

    小妮子通共只见过陆放荣两次,现在又不记得了。她一扭小胖身子,说道,“他不是外祖父,外祖父在家里。”

    陆漫皱眉道,“他也是你的外祖父,听话,去见礼。”

    姜悦伸出两根胖手指头,又问,“悦儿有两个外祖父?”

    见娘亲点头,便想着回京后一定要去跟沛哥哥和明哥哥显摆显摆,连外祖父她都多一个。

    她心里高兴,就非常痛快地去给陆放荣磕了个头,糯糯说道,“见过外祖父。”

    陆放荣知道姜悦嘴里“在家里的外祖父”是指赵亦。他见亲外孙女跟赵亦那个伪外祖父那么热络,而不认识自己这个亲外祖父,心酸不已。也只得强颜欢笑道,“好孩子,起来吧。”

    姜悦起身,还巴巴地望着陆放荣。

    另一个外祖父在她磕了头以后,都给了她红包。而且,每次见面都要送她小礼物。

    陆漫知道小妮子的心思,赶紧把她拉去了一边。

    姜悦很不理解,都走远了还回头望望外陆放荣。见这个外祖父的确没有要送她礼物的意思,才失望地去跟黄豆豆玩。

    陆漫不想对着陆放荣吃饭,要影响胃口,就让他们三个男人一桌,她领着两个孩子一桌。

    吃过饭,何承就急急出去“办事”。

    他私下跟陆漫说,“又有了一具新尸,今天晚上去看看。”

    陆漫点头,嘱咐他注意些,早点回家。

    柳山等几个下人带着姜玖、姜悦和一猫二狗出了后门,去渠江坐“有灯灯的船”玩。

    陆放荣心里难过,喝得比较多,不停地对陆漫念叨着他如何思念何氏,如何想弥补陆漫和何承的话。

    看到这样的陆放荣,陆漫有些怒其不争,也有些同情他。但想到死去的原主,又颇有怨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