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3章 闪电撤换
    人事调整事先没有任何预兆。

    周一下午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韩青、省正府金融办主任房朝阳等一行四人突然出现在鄞峡,十分钟后所有市委常委全部到齐,忐忑不安地坐到会议室里,心里七上八下直打鼓。

    历史经验证明,越是突然袭击的人事调整,往往结果越不尽如人意。

    吴郁明沉稳地宣布开会。

    作为市委书记,他的特权是比其他常委提前五分钟知道调整,此时连方晟都蒙在鼓里,一脸诧异地看着房朝阳。

    房朝阳仿佛一言难尽的样子,目光专注盯着笔记本。

    见人都到齐,韩青清咳一声,翻开笔记本说根据省委组织部提议,省委常委会研究通过,现对鄞峡领导班子作如下调整:

    免去马天晓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职务,另有任用;任命房朝阳为鄞峡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会议室里死一般寂静,马天晓更是脸色灰败整个人都垮掉似的,坐在那边右手抖抖索索,半天没写完一个字。

    韩青预知在场各位反应,继续说这次调整是省委充分酝酿、把握大局所作的通盘考虑,既考虑鄞峡领导班子梯队建设和经济发展,又着手推动全省范围内干部跨区域交流,希望调整同志正确认识工作变动,做好交接工作,尽快融入新的岗位,为地方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作出应有的贡献。

    按常规应该马天晓和房朝阳表态发言,但马天晓耷拉着脑袋压根没说话的意思,房朝阳自然不便开口,会场气氛又僵住了。

    吴郁明见状主动出面打圆场,先将马天晓夸了一通,指出鄞峡组织部在他领导下取得不错成绩等等,然后又代表市委对房朝阳的赴任表示欢迎,强调房朝阳有基层工作经验,有异地工作经验,更在省正府锻炼过目光眼界高出一筹,相信会给鄞峡组织工作注入新活力,带来新气象。

    方晟接着说眼下正是鄞峡大赶快上的时候,几十个项目同时开工,还有几十个项目正在申报途中,朝阳可以利用省正府人脉资源替我们跑跑项目……

    韩青笑道朝阳还没正式上任呢,方市长倒忙着安排任务了,别急,别急,等我离开再说。

    常委们都笑起来,多少冲淡刚才冷场的尴尬。

    房朝阳顺势说了几句,无非表态服从省委工作调整决定,静下心来搞调研,争取短期内适应新岗位、新环境,全身心投入鄞峡经济建设之中。

    此时,在对面成槿芳目光反复示意,以及右侧耿大同善意提醒,马天晓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众目睽睽下没精打采说了两句。

    由于“另有安排”,还不知道下一站去哪儿,马天晓根本没法表决心,只能表达对鄞峡的不舍之情,点到为止。

    见该说的都说了,场面上的事基本完成,韩青代表省委组织部提了几点要求,然后吴郁明宣布会议结束。

    当晚照例又是酒宴,一来为马天晓送行,二来替房朝阳接风,三来尽地方之谊款待韩青。

    马天晓简直被突然其来的调整打懵了,在席间勉强敬了一圈酒后找个借口中途离席,独自坐在酒店后院假山前郁闷不已。

    显然人事调整是上回吴郁明、方晟到省城告状的结果,可他一直认为两人主攻目标应该是常委会相对强势的本土派,省委会把窦康、慕达、蒲英江三人当中拿掉一个以示惩戒,没想到的是,到头来自己落得悲惨的下场!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结果?

    本土派纵使嚣张,在省委领导班子里没人撑腰;自己好歹属于成槿芳那派,有张泽松全力支持呢!

    莫非吴方二人虚晃一枪,实质想拿下成槿芳,张泽松丢卒保车牺牲自己?

    马天晓越想越乱,颓丧得不能自抑。

    这时一只手轻轻拍在肩上,马天晓猛抬头,惊道:“更跃?”

    郜更跃点点头,与他并肩而坐,道:“我都听说了……没关系,事情还有挽回余地。”

    “什么余地?”一句话把马天晓从地狱拉到天堂,惊喜地问。

    “傍晚我跟槿芳她舅通过电话,他表示了歉意,因为……种种原因吧,京都那边风向、常委会势力分布等等,而且这次调整源于那俩家伙跑到肖挺、何世风面前告状,省委总要拿出实际行动维护市一二把手威信嘛,所以……”

    “那凭什么动我?我做了啥?”马天晓愤愤不平,“窦康那班人欺行霸市、垄断多个行业,还培植大批亲信搞得乌烟瘴气,应该搞他们才对!”

    郜更跃深沉地说:“这一点证明吴郁明和方晟厉害之处!”

    “厉害?”

    “首先本土派尾大不掉,斩断一个还有好几个,贸然出手只会增强他们对抗心理,于事无补;其次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十分关键,关系到干部培养和控制要害部门,必须换听话的;还有就是槿芳在市委已被吴郁明架空,大同则被方晟死死压制,如今再把你换掉,我们……”

    “噢!”马天晓终于明白过来,“他俩是先挑软柿子捏,转而再跟本土派决战!”

    “大抵如此。房朝阳从黄海出来的,原先仕途进步缓慢,投靠方晟后接连在关键节点飞跃,副处到正处,正处到副厅还进了常委班子,估计吴郁明也是悲喜交加吧。”

    马天晓对鄞峡官场权力斗争已不感兴趣,只关心一件事:

    “我怎么办?另有任用,任用到哪儿?”

    郜更跃不慌不张道:“刚才我说还有挽回余地嘛。本来省委组织部拟定你到舟顿任统战部长,被她舅否决了,房桐一时没拿出其它方案因此搁置下来。她舅的想法是拖一两个月让魏昌成提前退二线,你顶上去。”

    组织部长改任政协主席,落差太大了!

    不过转念又想,与其到舟顿干边缘化的统战部长且人地两疏,还不如留在鄞峡。

    经历这次重挫,马天晓已对官场权术产生厌恶,没什么想法了。

    “还请你和槿芳在张书记面前多多美言,”马天晓哀求道,“尽量把我留下,以后多少能使点劲,出去既没好位置也没盼头。”

    “放心,放心,我们尽力而为,”郜更跃瞅着楼上灯火辉煌的包厢,道,“以前韩青每次过来都邀请我出席,自从他俩上任规矩就改了。不邀请,我主动进去敬酒还不行么?有时啊脸皮要厚点才行。”

    郜更跃再度拍拍他的肩,慢慢起身上楼。

    从下午听到消息到晚宴前,吴郁明已收集到房朝阳的全部信息,当得知他来自黄海,与方晟共过事,后来在于道明手下工作等几个关键词后,撤换马天晓的胜利喜悦冲淡掉一半。

    回想自己空降双江后的经历,吴郁明觉得最大失误就是没有提拔培养一批值得信赖的部下!

    大概这是所有空降干部的缺憾,或者说弱项!

    从于铁涯到樊红雨,从许玉贤到姜姝,甚至于道明都面临这种困境。一方面空降干部本身性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也就缺少扎根基层、细火慢炖的耐心;另一方面空降干部的心态也使得他们与基层干部缺乏沟通交流前提,可以合作愉快,却没法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与其说于铁涯败给方晟,不如说是败给方晟四通八达的人脉;强如常务副省长,于道明也不得不借助方晟积攒的家底扩充势力。

    吴郁明在梧湘、舟顿两地当了六年市长,其实市长这个位置很尴尬,接触层面基本是处级干部。

    大凡官至处级都修得圆滑通达,没法探知其内心真实想法,不象科员、科级时还有热血和冲动,那时才能交上真正的朋友。

    以朱正阳为例,是在方晟最倒霉、人生最低潮时刻主动出手相助,那份情谊,方晟终身难忘。

    因为朱正阳并非为了权势,也没想过回报,仅仅为了帮而帮。

    吴郁明郁闷之余,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方晟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往上走的优势。

    觥筹交错之际,房朝阳来到方晟面前时说了句“尽在不言中”,仰头将满满一壶干掉!

    房朝阳和庄彬同为省委组织部后备干部,几乎同时空降黄海任镇长,之后镇书记、进县常委班子,与方晟联手对付于铁涯、邱海波等京都空降派。

    毕竟不是嫡系,之后朱正阳、严华杰等人快速晋升时房朝阳还在副处位置反复折腾,但他很有耐心,始终坚守在方晟阵营里。庄彬却被县委书记短暂的辉煌迷了眼睛,居然打压朱正阳、程庚明等方晟嫡系。

    之后庄彬遭受重挫,被调到有名无实的市正府秘书长岗位白白耽搁数年,直到去年经多次找朱正阳打招呼并获得方晟谅解后,才转任江宇区区长。

    这时房朝阳经方晟推荐调到省正府,解决正处问题并主持金融办工作,仕途陡地开阔明亮!

    空降鄞峡任常委、组织部长,于道明事先征求过房朝阳意见,主要谈了两点:一是省直机关提拔任用轮资排辈现象严重,正处到副厅更是严重堰塞湖,不知多少人翘首以待,就地提拔难度非常大;第二鄞峡从来不是出干部的地方,但方晟在情况会有所改观,先占个副厅位置再说,毕竟是组织部长,虽然不能跟朱正阳相比,起码级别一样。

    房朝阳几乎没考虑就一口答应下来。

    提副厅,和方晟并肩作战,两个梦寐以求的好事有一个就足够诱惑,何况同时出现!

    于道明随即与房桐等省委常委私下协商,定下提名房朝阳为第一候选人的基调。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