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看上了眼
    纯情浪子也看向李奕彤,就是这一眼,看得他不由得痴了。

    浪迹天涯这些年,见过美女无数,可是纯情浪子还从来没有见过李奕彤这么漂亮的。也许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吧!在这个地球上,比李奕彤更加漂亮的应该还有不少,然而纯情浪子就是觉得,那些漂亮的美女,与漂亮的李奕彤根本没法比。

    王八看绿豆,只要看对了眼,那就是最最漂亮的,没有之一。

    那圆嘟嘟的脸蛋,那秀丽的眉毛,那明亮的眼睛,那披散下来的乌黑秀发,还带有那可爱的卡通睡裙,包裹着的曼妙身段,一下子让纯情浪子失神了。

    十八岁的纯情浪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段,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看别的美女,都是看胸,看嘴,看腿,看那些最为情感诱人的部位。

    到了李奕彤这里,看的就是整个人,就是李奕彤的神情和气质。

    还没有来得及看胸,看嘴,看腿,看那些最为情感诱人的部位时,纯情浪子就已经痴迷了。就像突然被李奕彤勾走了灵魂似的,连呼吸都屏住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纯情浪子还在心里喃喃自问。

    刚刚因兄弟的惨死,而情绪低落到怀疑人生的纯情浪子,竟然突然有了一种幸福感。就连说话都变得极为小心翼翼起来:“对不起,这位小姐,我赔你。”

    纯情浪子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是那种兴奋的跳动,是那种压制不住的跳动。打打杀杀那么多年,他的血液终于又燃烧了一回,是为一位美女燃烧起来的。

    李奕彤就算面无表情,都能把纯情浪子迷得神魂颠倒。

    怕李奕彤没有听见,纯情浪子还紧张的又重复一遍:“都怪我,我赔你。”

    面若寒霜的李奕彤,真是看不惯这种,一上门就把家具搞坏的客人,何况还是一位神情猥琐的日本人呢?只见李奕彤冷哼道:“你赔?你赔得起吗?”

    “我……赔,你让我怎么赔,我就怎么赔,我有的是钱,可以全给你。”纯情浪子面对任何人,都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也从来没有这么心甘情愿的赔偿过。

    此时此刻,他真的想把所有的钱都赔给李奕彤,只要李奕彤别生气就好。

    说到我有钱的时候,纯情浪子还直接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百捆欧元,每捆都是一百万。这就是一个亿,能买下三幢这样的别墅了,绝对够赔一件沙发。

    纯情浪子只有一件空间法器,因为里面已经装满了,所以在抢耶苏七月的财宝时,只能装进麻袋里扛走,这也是无奈之举。谁让他的空间法器,空间太小呢?

    看着这一大堆崭新的欧元,李奕彤眨了眨眼,有些气愤啊!

    她是那种爱钱的女人吗?你以为一下子给这么多钱,就可以得到原谅吗?

    好吧,李奕彤是有点爱钱,看着这么多钱,是有些心动,可是这就想得到原谅吗?那是不可能的。李奕彤现在是娱乐集团公司总裁,那是有脾气有尊严的人。

    身家六百亿欧元,怎么可能会被这么一点钱迷惑住?

    要是昨天前天,那还好说,今天是不行了。

    “有钱就了不起啊?你这点钱算什么?”气愤的李奕彤直接把纯情浪子取出来的钱踢开,一捆钱虽然很重,然而现在李奕彤也是内劲小成武者,腿部力量也大了许多。只是在她踢飞一困钱的时候,却一不小心,把拖鞋也踢飞了。

    纯情浪子眼疾手快,一把接住后,就直接跪在李奕彤面前,要帮李奕彤穿鞋。

    看着李奕彤的小脚,干净,白嫩,红润,粉色的脚趾甲,晶莹剔透,犹如玉石一般。纯情浪子再次失神了,恨不得把这只脚捧在手里,放进嘴里,舔上一口。

    有那么一瞬间,纯情浪子恨不得变成这只拖鞋,被李奕彤随便的踩在脚下。

    不管李奕彤怎么踢,他都不会飞走。

    就算李奕彤穿着她踩狗屎,他都不会嫌弃。

    纯情浪子想要拥抱这只脚,想要天天都亲到这只脚。

    “放下,把拖鞋给我放下。”李奕彤一把抓过来,把拖鞋拿上,自己穿上。

    纯情浪子猛然清醒过来,无比认真的说道:“漂亮的小姐,你既然看不上钱,那就麻烦你看看我,有没有赔得起沙发的东西,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李奕彤冷声道:“这套沙发可不是拿钱就能买到的,也不是随便拿件东西就能赔偿的。这是浩绮的爸妈亲手做的,对浩绮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浩绮的爸爸妈妈已经去世,再也不能活回来。你把他们亲手做的沙发搞坏,赔多少钱都不够。”

    纯情浪子一阵忏悔:“我真是该死,我真是笨蛋,我是罪人啊!早知道这样,我宁愿坐在地板上,也不应该坐到沙发上。真是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个罪人吧!”

    李奕彤想不到纯情浪子说的这么诚恳,这让她多看了纯情浪子一眼。

    发现那猥琐的表情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忏悔,是悔改,是祈求。

    李奕彤不由得心里一软,淡淡道:“你求我也没有用,这也不是我家的。”

    呃,搞了半天不是你家的啊!纯情浪子欲哭无泪啊!

    要是按他以前的性格,早都跳起来,一脚把这个破沙发踢飞了。

    可是在李奕彤面前,他突然变成一头温顺的老虎,温柔的猎豹,温和的野狼。

    他心甘情愿的把凶残的獠牙隐藏起来,小心翼翼的展现出最温存的那一面。

    可是,这沙发不是李奕彤,她却跪着忏悔了那么久,这可怎么整。

    就在纯情浪子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时,李勇叫他起来,并向李奕彤摆手道:“去给客人倒杯茶,浪子好歹也是我的小舅子,坐坏一件沙发,能有什么关系?”

    纯情浪子一想也是啊!一件破沙发而已,用得着那么为难自己吗?

    可是,刚才为何跪了下去呢?就像做了天怒人怨,令人发指的恶事一般。

    美女竟然有这种魔力吗?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纯情浪子忧心重重的坐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这下他坐的非常小心,屁股一点一点的向下落,就像食指一样。别人的速度是秒针,一秒钟就能准确无误的坐上去,他直接用了十秒。

    没办法,害怕再坐坏了。

    “哼,他又不是没有手,没有脚,自己不会倒啊!”李奕彤转身上楼了,她要把沙发坏掉的消息,告诉秦浩绮,结果,秦浩绮呢?怎么找不到?

    这时她才想起来,秦浩绮已经离开了,被李勇送进一个叫做药王石的地方。

    不由得一阵庆幸,秦浩绮看不到坏掉的沙发,也就不会睹物思人,那么难过。

    楼下,李勇安慰道:“浪子,请别介意,女人就是会有点臭脾气。”

    “不,不,我没有介意,一点也没有介意 。”纯情浪子不但没有因为李奕彤的蛮横无理而生气,甚至还觉得李奕彤特别可爱。

    他起身去倒水,喝下一杯后,就把坏掉的沙发翻过来,开始动手修。

    还好只是钉子和螺丝松了,钉上去,再把螺丝拧紧后,沙发又可以用了。

    “搞定。”纯情浪子哈哈一笑,早知道还可以修好,刚才也不必那么害怕了。

    一位铁铮铮的汉子,面对生死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面对李奕彤时,心里真的有些恐慌。这让纯情浪子突然意识到,女人似乎比仇敌还要可怕一些!他竟然一眼就能喜欢上这么可怕的女人,纯情浪子都觉得自己特别有种。俗话说,有种你去谈恋爱啊!还有,有种你去结婚啊!

    纯情浪子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有种啊!竟然一眼就爱上了。

    纯情浪子暗暗为自己打气,这么漂亮的美女,可遇不可求,一定要好好珍惜。

    “姐夫,刚才那位小姐姐是谁?不会是你的老婆吧!”一想到,或许会是李勇的老婆,纯情浪子心里,顿时忐忑不安起来。

    就算是再怎么看上了眼,他也总不能和自己的姐夫抢老婆吧!

    纯情浪子不是那种人。

    “是我妹妹。”李勇说道。

    “太好了,她叫什么名字?”纯情浪子一阵激动。在他看来,只要不是李勇的老婆就好,要不然,他还怎么下手?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令他心动的美女,真的不能错过啊!就算李奕彤已经消失在楼梯上,纯情浪子都又看了好几眼。

    连李奕彤刚刚走过的楼梯,都变得景色优美,特别迷人起来。

    “李奕彤。”李勇笑道:“是我的堂妹。”

    “哇,这名字真好,人好,名好,真好。”其实,纯情浪子根本就不知道李奕彤这三个字是怎么写,更是不知道这名字是什么含义。

    李勇岔开了话题:“咱们还是先淡淡你这一年多来,都在干什么吧!”

    “我啊,我姐呢?”纯情浪子又想起了家人:“古步丝丝和藤野清呢?还有天吉灿,有没有来找过你?姐夫,你也太厉害了吧!怎么能把他们全娶了呢?”

    李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淡淡笑道:“泽里米儿和古步丝丝在修炼,都没有空见你。天吉灿还在飞国际航班,她说会来找我,却一直没有来。藤野清被她爸爸强行带走了,在永.康市正跟着一位玉器大师学习考古。你呢?最近怎么样?”

    q书友群:158357518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