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三十二章 放逐之地
    在罗天体内,冰寒力量的波动,终于是逐渐的削弱了许多。如此一来,罗天的气息也是恢复了稳定,脱离了危险的边缘。

    片刻之后,罗天才是苏醒过来。而在他的手中,一块冰晶浮现出来,正是那已经是被吞噬了大部分的力量之后的极冰之心。

    这个时候的极冰之心,依旧是拥有着它原先的特性,但是却失去了那种威力和侵略性。这,便是罗天所想要看到的了。

    罗天收起这极冰之心,外面的粘稠的寒冰地带,也是已经消散。所以很快,罗天便是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蔚无悔看到朝自己而来的罗天,也是心中欣喜,但是从外表看来,她依旧是一副极为冰冷的模样。

    “有结果?”蔚无悔看向罗天,语气之中,虽然好像是有着几分冷淡,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期待。

    罗天此时对于她来说,其实就是意味着活下去。

    罗天倒是也不耽搁,直接便是取出了那一块极冰之心来。

    “将其收入体内,可以压制住业火的力量。”罗天道。

    见到这极冰之心,蔚无悔似乎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望,在听到罗天的话之后,她立刻便是将其接过去,收入了自己的体内。

    顿时,蔚无悔只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那种灼烧刺痛的感觉,暂时的完全消失了。这种感觉,让她的心中也是无比的激动。

    自从得到了那诛仙旗之后不久,蔚无悔便是一直在承受着这种痛苦。原先,她以为自己可以习惯,可以去一直忍受,但是事实上,并非是如此。

    “谢谢你。”蔚无悔迟疑了片刻,才是这样开口道。

    她不是一个习惯于此的人,但是罗天,让她的生命有了另外的一种可能。

    “这还不过是一个开始罢了。我可能没有那么快找到彻底解决你的问题的东西,不过,在你踏入神府后期境界之前,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有了罗天这样的一番话,蔚无悔也是放下心来。

    “那接下来,你要做什么?”蔚无悔似乎是犹豫了片刻,还是这样问道。

    如今,进入这里的血莲教武者,都是已经被杀死,只剩下了她一人。而如何离开这里,则是还没有任何的头绪。

    “找到这东域画卷的核心所在,将其收服。你不也是一样的目的吗?”罗天闻言,却是笑了笑,这样说道。

    蔚无悔闻言,不知道是为何,忽然是语气又冷淡了下来,道:“不错。”

    罗天看她的这个样子,也是一笑。

    他能够一定程度上的理解蔚无悔为何是这样,所以倒是也不会觉得她忘恩负义,只是有些可怜她。

    “给你。”

    忽然,蔚无悔又是取出了一件东西来,交给了罗天,而后道:“得到这东域画卷之中,送我出去。”

    说罢,蔚无悔便是直接往这深潭的上方而去,显然是不打算继续和罗天一同行动了。

    而罗天看了看蔚无悔交给自己的东西,才是知道,这便是血莲教得到的那东域画卷的“边角料”了,此物,本就是从东域画卷炼制材料之中截取下来的,所以与东域画卷的核心,也有着一定的亲近之力。

    借助这种亲近之力,或许是可以更好的找到东域画卷的核心所在。

    罗天看了一眼蔚无悔的背影消失的方向,将这部分和镇纸收在了一起,便是也回到了深潭的上方。

    蔚无悔此时,已经是不见了踪影,罗天并未试图去寻找她,他懂得她为何是这样做。

    随后,罗天借助镇纸和东域画卷的那被截取的一部分,依靠这二者的感知,大概的能够明确了这东域画卷核心的所在,也是快速的赶了过去。

    先前只有镇纸在手,罗天也无法找到核心所在,便是想要先去找到张不易。但是此时,有了这镇纸和那一部分,罗天便是可以尝试着去寻找核心的位置了。

    只要是掌控了东域画卷,那么画卷之中的一切,便都是会在罗天的掌控之中!到了那个时候,找到张不易自然是无比的轻松了。

    然而,罗天却并未走出太远,便是在玄域的边缘地带。也就是整个东域之中,被认为极为荒芜的放逐之地中,找到了张不易留下的一些气息。

    “这放逐之地,竟然也被东域画卷记载了下来?”

    其实看到这放逐之地,罗天是有着一些诧异的。

    玄域之所以是被认为是穷乡僻壤,便是因为它在放逐之地的附近,而放逐之地,也一直被当做整个东域最为荒芜,最为破败的地方,没有任何武者,甚至是没有什么妖兽愿意生活在这里。

    只有一些走投无路的武者,才会是选择进入其中,躲避仇家的追杀。

    然而,这样的一个地方,却被东域画卷记载了下来?这显然是有些不符合东域画卷对于记载的地区的要求。

    “莫非,这里有什么旁人不知道的古怪?”罗天心中暗想。

    加上此时,这里还有着张不易的气息出现,说明张不易在不久之前,还曾经来过这里,所以罗天才是打算进入其中,好好的探一探究竟。

    “不愧是被称作放逐之地……”

    罗天感受着周围的阴森气息,也是微微摇头。这样一个地方,对于武者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奇,难怪是没有人愿意来。

    “这里……”很快,罗天便是找到了之前张不易被那些红衣教武者抓住的位置,在这里,还有着一些法器材料的气息。虽然张不易当时并未动手,但是这里依旧是有着他的气息,罗天如此熟悉,自然是不会错过。

    “红衣教的人?”

    罗天前世便是和红衣教打过交道,对他们的气息,还是比较清楚的。

    “看来遇到麻烦了。”罗天眉头一皱。不过这里并没有激烈战斗的痕迹,倒是可以让罗天稍微的放心几分。看来,张不易比起之前,的确是成熟了不少,没有直接动手。

    罗天仔细的捕捉着周围的种种气息,来寻找着张不易的踪影所在。一路的追踪,也是很快,就来到了一座极为荒芜的城池般的地带之中。但是这里,已经是被土地包裹了起来,几乎是一座地下的城池了。

    见到这般情形,罗天心中知晓,恐怕当初这放逐之地,的确有过一些特殊的事情发生,所以才是会被东域画卷记录下来。

    “先找到张不易再说。”罗天虽然心中好奇,但还是知晓自己该做什么。

    然而,罗天才是刚刚走进几步,便是发现自己身上,那镇纸和那物件,都是有了一些不寻常的波动出现。

    “难道……”罗天也是心中一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