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0章 肯定被当成了斥候
    吕布见了刘协,请他先一步前往彭城。

    做好部署,把先后出城的两支人马都做了安排,吕布离开了皇宫。

    带着孙策重新上了城墙,他发现城外已经没了河北军的踪影。

    颜良和文丑带着河北大军,已经远离了长安。

    “问问颜良、文丑踪影消失多久了。”吕布向孙策吩咐了一句。

    孙策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一个兵士面前:“颜良、文丑带着兵马在视野中消失了多久?”

    “回禀孙将军。”兵士回道:“河北大军踪影消失,已经有一炷香的光景。”

    得到回复,孙策来到吕布身后:“楚王,已经问清楚了,颜良、文丑率领河北兵马,在将士们视野中消失了足有一炷香的光景。”

    “消失了一炷香。”吕布点头:“看来他们是走的远了。”

    “离天黑还有不少时候。”吕布说道:“等到天黑以后,即便他们留下的斥候看到陛下出城,禀报了颜良、文丑,想要把他们拦住,也没有那么容易。”

    “万一他们在距许都不远的地方驻扎下来,想要追上陛下岂不是很容易?”孙策说道:“我觉着颜良、文丑虽然已经离开,可他们却绝对不会完全没有防备,至少应该会留下一支人马,在附近观望着许都的动向。”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吕布点头:“程普和韩当两位将军率领的将士要多安排一些,至少不能让可能留在附近的河北兵马有了可趁之机。”

    “我会安排。”孙策向吕布问道:“皇帝离开之后,楚王打算在许都逗留多久?”

    “皇帝离开,这里也就不再是许都。”吕布说道:“从今往后,它将把名称改回许昌。”

    “要不要把这道命令传达下去?”孙策说道:“只有传达下去,城池改名才会被众人知晓。”

    “传达下去。”吕布点了下头。

    孙策随即拱手告退,向全城传到吕布的命令去了。

    颜良、文丑领军离开以后,许昌城外宁静了下来。

    白天悄然过去,随着斜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住许昌城。

    吕布背朝城门站着,孙策立于他的身后。

    他们望着的,是从城内直通城门的街道。

    夜色下的街道上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根本看不出他们在等着什么。

    “天色还早,皇帝应该也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城门附近等了好一会,孙策对吕布说道:“楚王来到这里太早,刚才还不如直接去皇宫催促。”

    ps:和昨天一样来不及了,晚些时候改成正常章节

    第460章

    吕布见了刘协,请他先一步前往彭城。

    做好部署,把先后出城的两支人马都做了安排,吕布离开了皇宫。

    带着孙策重新上了城墙,他发现城外已经没了河北军的踪影。

    颜良和文丑带着河北大军,已经远离了长安。

    “问问颜良、文丑踪影消失多久了。”吕布向孙策吩咐了一句。

    孙策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一个兵士面前:“颜良、文丑带着兵马在视野中消失了多久?”

    “回禀孙将军。”兵士回道:“河北大军踪影消失,已经有一炷香的光景。”

    得到回复,孙策来到吕布身后:“楚王,已经问清楚了,颜良、文丑率领河北兵马,在将士们视野中消失了足有一炷香的光景。”

    “消失了一炷香。”吕布点头:“看来他们是走的远了。”

    “离天黑还有不少时候。”吕布说道:“等到天黑以后,即便他们留下的斥候看到陛下出城,禀报了颜良、文丑,想要把他们拦住,也没有那么容易。”

    “万一他们在距许都不远的地方驻扎下来,想要追上陛下岂不是很容易?”孙策说道:“我觉着颜良、文丑虽然已经离开,可他们却绝对不会完全没有防备,至少应该会留下一支人马,在附近观望着许都的动向。”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吕布点头:“程普和韩当两位将军率领的将士要多安排一些,至少不能让可能留在附近的河北兵马有了可趁之机。”

    “我会安排。”孙策向吕布问道:“皇帝离开之后,楚王打算在许都逗留多久?”

    “皇帝离开,这里也就不再是许都。”吕布说道:“从今往后,它将把名称改回许昌。”

    “要不要把这道命令传达下去?”孙策说道:“只有传达下去,城池改名才会被众人知晓。”

    “传达下去。”吕布点了下头。

    孙策随即拱手告退,向全城传到吕布的命令去了。

    颜良、文丑领军离开以后,许昌城外宁静了下来。

    白天悄然过去,随着斜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住许昌城。

    吕布背朝城门站着,孙策立于他的身后。

    他们望着的,是从城内直通城门的街道。

    夜色下的街道上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根本看不出他们在等着什么。

    “天色还早,皇帝应该也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城门附近等了好一会,孙策对吕布说道:“楚王来到这里太早,刚才还不如直接去皇宫催促。”

    第460章

    吕布见了刘协,请他先一步前往彭城。

    做好部署,把先后出城的两支人马都做了安排,吕布离开了皇宫。

    带着孙策重新上了城墙,他发现城外已经没了河北军的踪影。

    颜良和文丑带着河北大军,已经远离了长安。

    “问问颜良、文丑踪影消失多久了。”吕布向孙策吩咐了一句。

    孙策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一个兵士面前:“颜良、文丑带着兵马在视野中消失了多久?”

    “回禀孙将军。”兵士回道:“河北大军踪影消失,已经有一炷香的光景。”

    得到回复,孙策来到吕布身后:“楚王,已经问清楚了,颜良、文丑率领河北兵马,在将士们视野中消失了足有一炷香的光景。”

    “消失了一炷香。”吕布点头:“看来他们是走的远了。”

    “离天黑还有不少时候。”吕布说道:“等到天黑以后,即便他们留下的斥候看到陛下出城,禀报了颜良、文丑,想要把他们拦住,也没有那么容易。”

    “万一他们在距许都不远的地方驻扎下来,想要追上陛下岂不是很容易?”孙策说道:“我觉着颜良、文丑虽然已经离开,可他们却绝对不会完全没有防备,至少应该会留下一支人马,在附近观望着许都的动向。”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吕布点头:“程普和韩当两位将军率领的将士要多安排一些,至少不能让可能留在附近的河北兵马有了可趁之机。”

    “我会安排。”孙策向吕布问道:“皇帝离开之后,楚王打算在许都逗留多久?”

    “皇帝离开,这里也就不再是许都。”吕布说道:“从今往后,它将把名称改回许昌。”

    “要不要把这道命令传达下去?”孙策说道:“只有传达下去,城池改名才会被众人知晓。”

    “传达下去。”吕布点了下头。

    孙策随即拱手告退,向全城传到吕布的命令去了。

    颜良、文丑领军离开以后,许昌城外宁静了下来。

    白天悄然过去,随着斜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住许昌城。

    吕布背朝城门站着,孙策立于他的身后。

    他们望着的,是从城内直通城门的街道。

    夜色下的街道上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根本看不出他们在等着什么。

    “天色还早,皇帝应该也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城门附近等了好一会,孙策对吕布说道:“楚王来到这里太早,刚才还不如直接去皇宫催促。”

    第460章

    吕布见了刘协,请他先一步前往彭城。

    做好部署,把先后出城的两支人马都做了安排,吕布离开了皇宫。

    带着孙策重新上了城墙,他发现城外已经没了河北军的踪影。

    颜良和文丑带着河北大军,已经远离了长安。

    “问问颜良、文丑踪影消失多久了。”吕布向孙策吩咐了一句。

    孙策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一个兵士面前:“颜良、文丑带着兵马在视野中消失了多久?”

    “回禀孙将军。”兵士回道:“河北大军踪影消失,已经有一炷香的光景。”

    得到回复,孙策来到吕布身后:“楚王,已经问清楚了,颜良、文丑率领河北兵马,在将士们视野中消失了足有一炷香的光景。”

    “消失了一炷香。”吕布点头:“看来他们是走的远了。”

    “离天黑还有不少时候。”吕布说道:“等到天黑以后,即便他们留下的斥候看到陛下出城,禀报了颜良、文丑,想要把他们拦住,也没有那么容易。”

    “万一他们在距许都不远的地方驻扎下来,想要追上陛下岂不是很容易?”孙策说道:“我觉着颜良、文丑虽然已经离开,可他们却绝对不会完全没有防备,至少应该会留下一支人马,在附近观望着许都的动向。”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吕布点头:“程普和韩当两位将军率领的将士要多安排一些,至少不能让可能留在附近的河北兵马有了可趁之机。”

    “我会安排。”孙策向吕布问道:“皇帝离开之后,楚王打算在许都逗留多久?”

    “皇帝离开,这里也就不再是许都。”吕布说道:“从今往后,它将把名称改回许昌。”

    “要不要把这道命令传达下去?”孙策说道:“只有传达下去,城池改名才会被众人知晓。”

    “传达下去。”吕布点了下头。

    孙策随即拱手告退,向全城传到吕布的命令去了。

    颜良、文丑领军离开以后,许昌城外宁静了下来。

    白天悄然过去,随着斜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住许昌城。

    吕布背朝城门站着,孙策立于他的身后。

    他们望着的,是从城内直通城门的街道。

    夜色下的街道上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根本看不出他们在等着什么。

    “天色还早,皇帝应该也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城门附近等了好一会,孙策对吕布说道:“楚王来到这里太早,刚才还不如直接去皇宫催促。”

    第460章

    吕布见了刘协,请他先一步前往彭城。

    做好部署,把先后出城的两支人马都做了安排,吕布离开了皇宫。

    带着孙策重新上了城墙,他发现城外已经没了河北军的踪影。

    颜良和文丑带着河北大军,已经远离了长安。

    “问问颜良、文丑踪影消失多久了。”吕布向孙策吩咐了一句。

    孙策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一个兵士面前:“颜良、文丑带着兵马在视野中消失了多久?”

    “回禀孙将军。”兵士回道:“河北大军踪影消失,已经有一炷香的光景。”

    得到回复,孙策来到吕布身后:“楚王,已经问清楚了,颜良、文丑率领河北兵马,在将士们视野中消失了足有一炷香的光景。”

    “消失了一炷香。”吕布点头:“看来他们是走的远了。”

    “离天黑还有不少时候。”吕布说道:“等到天黑以后,即便他们留下的斥候看到陛下出城,禀报了颜良、文丑,想要把他们拦住,也没有那么容易。”

    “万一他们在距许都不远的地方驻扎下来,想要追上陛下岂不是很容易?”孙策说道:“我觉着颜良、文丑虽然已经离开,可他们却绝对不会完全没有防备,至少应该会留下一支人马,在附近观望着许都的动向。”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吕布点头:“程普和韩当两位将军率领的将士要多安排一些,至少不能让可能留在附近的河北兵马有了可趁之机。”

    “我会安排。”孙策向吕布问道:“皇帝离开之后,楚王打算在许都逗留多久?”

    “皇帝离开,这里也就不再是许都。”吕布说道:“从今往后,它将把名称改回许昌。”

    “要不要把这道命令传达下去?”孙策说道:“只有传达下去,城池改名才会被众人知晓。”

    “传达下去。”吕布点了下头。

    孙策随即拱手告退,向全城传到吕布的命令去了。

    颜良、文丑领军离开以后,许昌城外宁静了下来。

    白天悄然过去,随着斜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住许昌城。

    吕布背朝城门站着,孙策立于他的身后。

    他们望着的,是从城内直通城门的街道。

    夜色下的街道上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根本看不出他们在等着什么。

    “天色还早,皇帝应该也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城门附近等了好一会,孙策对吕布说道:“楚王来到这里太早,刚才还不如直接去皇宫催促。”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